笔下真情

叶静薇‧年味在家中

现代人生活忙碌,基於不同的原因让父母入住养老院并不稀奇,但如果连农历新年都因为出游等理由不能把父母接回家一两天,是非常说不过去的。一年365天,难道竟连两天都无法留给父母?

黄锡文·谨以烤鸭向南伯致敬

阿德南喜欢别人称他“南伯”(Tok Nan),让他能拉近与子民的亲近,所以,他喜欢唱歌、说笑话、逗人开心。说真的,他更像是一个砂拉越政坛的“开心果”,或是和蔼可亲的邻居爷爷,相信砂人民没有将他当成是一号政治人物,而是一个可以“托”心的长者。

杨丽琴‧大工程,小螺丝

换个角度想想,我们所批判的的对象,或许也能同时折射出我们本身之不足。很多问题滋生,也不是将其归咎于某种政策,就可以解决。
广告

詹雪梅·2017诗巫旅游年

2017诗巫旅游年,诗巫要拥抱的不只是外来朋友,还有诗巫本地人,无论是长期离家在外,还是在诗巫生根的。我们对故乡的了解和认知都太少了,与其心虚地召唤不了解诗巫又对诗巫没感情的旅人,我倒希望能召唤对诗巫有感情却不了解诗巫的诗巫人。若觉诗巫有变化,且耐心打量;若觉诗巫没改变,且心存侥幸地细看人事已变,景物依旧的熟悉故乡。

叶静薇·网络讨公道vs集体霸凌

通过网络讨回公道与不自觉造成的网络集体霸凌就只有一线之差,并不容易拿捏。在人拍我拍的网络年代,我们应该调整心态,切勿小事闹大,不要一直存在使用网络压力获利的思想,凡事多点宽容会更理想。

黄锡文·快的代价

社交和网络媒体的讯息,讲究的是快、热、火,不会也不可以受到责任的束缚,否则就失去了诚可贵的“自由”和“基本人权”。

陈莉珍·包容不该是单方面

马来西亚的非穆斯林朋友在面对清真认证或其他伊斯兰课题的时候,要就置之不理,不然就小心翼翼,深怕会不小心踩到地雷,触碰所为的“敏感地带”,但不去讨论或不去留意,这些改变真的不会影响到我们吗?

杨丽琴 ‧似有若无的长巴安全带

如果立法强制长巴顾客系安全带,首先,谁来监督和执法?靠司机和执法人员吗?相信又是三分钟热度。

詹雪梅·低头哈腰,好!

当不知道二战真相的日本人,与一再牢记二战可怕历史的我们相视一笑时,尽管不能一笑泯恩仇,但起码我们应该接受,今天的日本人,并不那么可恶。

叶静薇·挥别胖警

个行业都有其必须符合的资格与条件,保持良好体能不肥胖无疑是警方必须达致的条件。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