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真情

杨丽琴·政府喊穷人民叫苦

不过,检讨发展工程也不宜过火。毕竟,要推动国家经济,为市场注入活水,适当的工程有其必要。而且,如果所有大型基建计划都喊停,外资纷纷撤走,马币的需求也将一蹶不振,届时将持续贬值,并引发另一轮通膨。

王丽萍·“谈”何容易

如今沙巴乡区人民在医疗与水电供方面,依然非常需要非政府组织的协助,如义诊、补助和推行小型水力发电计划,以暂时舒缓生活面对的种种困境,而长期基本设施与医疗设备的不足问题,往往是他们无法提升经济与生活水平的原因......

杨丽琴‧包公开铡刀下留人

记得杨伟光吗?为何当初要让他获得特赦?因为大家相信,他已真心改过和忏悔。至于一些“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焦点案件,或许在该不该豁免凶犯死罪上,仍有讨论空间。只是,当这些凶犯死后,社会很快就会淡忘,余下的伤痛和遗憾,完全由受害者和凶犯破碎的家庭承担。
广告

王丽萍·生而为人的安全

政府过于仓促行事不但可能引起反效果,也予人跟风与门面功夫多于真正尊重人权的精神,我国也还有许多备受争议的人权议题必须反思与解决,包括在国际上备受谴责的鞭刑......

詹雪梅·废死有何利国惠民之处

如若不然,养着不知悔改的重罪者,除了彰显大马法律很人道,赶得上“文明”的潮流之外,有何其他利国、惠民的现实意义?

杨丽琴·从长计议免再U转

政府应该做的是探讨如何改善这些问题,而不是本末倒置,想通过学校轮流放假解决问题。

白慧琪·希望带来结构思考

虽然生长在同一片国土,但城乡环境不同,接触的文化不同,想法自然相异。所以,在看待这件事,我们也应把当地氛围纳入思考。如果我们一直以自身的知识去抨击不熟悉的文化,那双方永远不会有交集,也从来不会建立相互了解。

杨丽琴·从地表最强到宇宙最弱

如今的反对党很多时候只能弱弱地反对,还往往反被人民反对,沦为宇宙最弱的“反对”声音。

王丽萍·不只是看戏

阿尼法也是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的胞弟,他的出走也引起这个在沙巴甚具影响力的政治家族势力是否也从巫统撤离,州内传言阿尼法将与一些巫统议员筹组新政党或接管一个本土政党,以加盟由州本土政党组成的沙巴团结联盟(GBS)。

杨丽琴 ·SST顺得哥情失嫂意

站在人民和商家角度,税当然是缴得越少越好;但站在国家角度,越是想扮“好人”,对整体经济就越是弄巧成拙。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