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真情

叶静薇·减塑意识

2018年世界地球日主题是“终结塑胶污染”。全球多个多家响起禁止塑料吸管的声浪,马来西亚暂还是静悄悄,我们对减塑的关注还没跨步至塑料吸管如此细微之物。

杨丽琴·翻滚吧!少足队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被困者终于重见天日(遗憾的是牺牲了一名救援人员)。相信这是世杯决赛前最振奋人心的新闻。

王丽萍·慕沙会回来吗?

慕沙在1990年代初参政之前,已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在加入沙统不久后,沙统便解散,他加入当时东渡沙巴的巫统。
广告

詹雪梅 ·回顾于丹

一位前辈曾劝告我,不要出席作家讲座,见面不如闻名是他惨痛的经验。在“朝拜”大作家、名作家后,确实也曾不幸地感受到前辈的“惨痛经验”,心碎了一地,但有幸与几位知名作家近距离接触后,感觉依然美好,喜欢与敬佩不减反增。

叶静薇 ·严打毒贪二公敌

希盟政府应藉此机会重张旗鼓,左手打贪,右手肃毒,扭转前朝政府反毒打贪失败的局面。

卢慧菁 ·司法宫的难题

全国高庭以上法官人数仅逾百人,和百万公务员相比简直是稀有,我国如果无法效仿美国采法官终身制,至少也应认真考虑修宪,将法官退休年龄延长至70岁。

杨丽琴 ·宏愿学校,能50年不变吗?

对华社而言,建立宏愿学校,如同芒刺在背,不能放宽底线。谁也不知道,宏愿学校会不会50年不变。

王丽萍·脱掉党服当公仆

希盟在大选期间,不断强调东马对改朝换代的重要性,也在希盟竞选宣言中,对沙砂作出许多承诺,然而,在联邦内阁部长与副部长的分配方面依然以西马的领袖为主,没有相对反映东马希盟的重要性,予人受忽略之感,这对希盟在实践对沙砂所作出的大选承诺,以及未来的政策有何影响,只能拭目以待。

詹雪梅·没有更多,是更少吗?

这些美妙的前奏,还回荡耳际。我们一众砂拉越人正在耐心等待后续,等待希盟执政后,砂拉越比以前拥有更多关注、机会和发展,从此不再是13州之一,而是三个伙伴之一。

叶静薇 ·童婚剥夺孩童权利

不管是贫穷或缺乏知识都不应该是女童成为牺牲品的原因,我们必须为国内成千上万的小女孩打造一个让她们安全长大,不会遭父母或其他人加害,被“童婚”枷锁束缚一生的环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