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真情

詹雪梅‧申请不到的公民权

父亲不是文盲,写得一手好字,是砂执政党人联党的党员,曾协助几届国州选举竞选工作,负责文宣和竞选横幅战。他没有不良刑事记录,能看简单的马来文,也能说马来语,基本沟通和阅读都不成问题。虽然曾支持砂共但被圈禁在集中营里10年後,已不再有砂独丶砂共的念想,老老实实为生活打拼,供子女完成大学学业。如今,他繁衍的第二代马来西亚小公民已接二连三地把粉红色MYKID卡换成了浅蓝色大马卡,他却仍握着一张“红登记”。

叶静薇·航空优惠无关换政府

航空公司的优惠策略是商业亲善手法,却被视为要改朝换代,如此之举犹如患有被害妄想症,思索着每一个损及利益的做法都是别有居心之举。

卢慧菁·改选举制度路仍遥远

我国从首次举办大选以来,就采用“简单多数制”,这样的选举方式对强势的政党非常有利;最好的例子,即是上届大选投民联的全国选票总数比国阵多,但选举制度以简单多数、能夺下几席为准,让获得不到50%总选票的国阵,可继续执政。
广告

杨丽琴 · 为何敦马不硬碰纳吉?

说句不好听的,国会多了谁,或少了谁,都不重要,因为必须通过的议案,始终会被通过(选区重划,即为一例)。

反假新闻之名

法案对假新闻的定义丶适用於的人士丶涵盖的地方丶媒体丶内容等范围非常广泛,而被定罪者可被判高达50万令吉罚款丶坐牢至10年或两者兼施;任何直接或间接出钱支援制造或散播假新闻者,也可面对相同刑罚。

詹雪梅‧真起来,假不起来

假新闻有生存空间,是因为真新闻还有很多待“挖掘”空间。知情权和知情欲告诉我们,我们可以知道100%,可你老兄却只吝啬的透露了30%,其他的70%就能被臆想,创造出无限种版本和可能。

叶静薇 ·强强对碰只限火箭?

行动党一再强调,土团党是希盟此次能否取得中央政权的关键。希盟能不能掀起马来海啸,需胥视土团党与敦马哈迪的影响力。土团党是个新政党,除了慕尤丁的巴莪国席之外,并无其他现任国会议员。

白慧琪‧比比看,谁比谁烂

林首长说得对,他的举动是否恰当,可能 有很多不同看法,毕竟地点、场合、对象、影响 层面、引发的后果等等因素都可以纳入分析。本 文也不是针对林首长,只是发现各方政治人物都 急着秀下限,而且总会有另一方阵营做些不该做 的事,让焦点很快得以转移。

杨丽琴.政治人物的灰色地带

上届大选,“好人论”一度发扬光大,类似“他是个好人,可惜进错党”的言论此起彼落。

王丽萍‧外劳的悲歌

沙巴高度依赖移工,包括在种植业、建筑业、餐饮业、渔业等,沙巴州的发展与移工,可谓到了唇齿相依的地步,但州内很多非法移工,他们也被称非法移民,有者逾期逗留十多廿年,落地生根、繁衍后代,无不与外劳政策及廉正有着莫大的关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