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刘惟诚·何不终止大道合约?

这些牺牲小我的道理,也是对的,因为国家宣布破产的话,我们的财富会在一夜之间成了外国银行或政府用作抵债的工具,这确实是得不偿失的。

刘惟诚 ·贫富差距就在族群内

土著内有45%属低收入群(B40),是多数,而高收入群(T20)只有16%,两者差距竟高达64%,显然,相比其他种族,土著族群内“精英越富、平民越贫”的贫富差距其实更大。

刘惟诚 ·急需结构性改革的旅游部

旅游部与其提出一些莫名其妙、事倍功半的建议,不如先跟交通部学习,先对内部的行政缺陷展开两大结构性改革。
广告

刘惟诚·电子投票与公正党内斗

影响力、规模和党员数量急速膨胀的公正党,自然出现创党以来最激烈的党选,除了党主席职没有出现竞选,其余的中央及地方大小高职皆烽火连天,派系分歧和利益斗争日趋严重。公正党上周末,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启动了第一场党选,并为党迎来史上最混乱的选举,部分区会出现了暴力事件,数个州属的党选甚至被迫展延,而这个党选乱象,当然,根据公正党党内的说法,是源自于操作人员不熟悉电子投票系统所致。

刘惟诚·本质不变的新大马

在传统历法中,天干和地支一般需相互配合,因此,在干支历中会有60个单位,以“甲子”为头、“癸亥”为终,按一单位一年的算法,按60年为“一甲子”循环,有着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意义。由于干支历相对精确、文化底蕴深厚,所以在古时除了用来纪年、纪月、纪日、纪时,还可配合阴阳五行,对人事、天事进行占卜,推算事之和谐、兴衰、冲突及其生灭,古时民间甚至深信,世事在经过一甲子后必有变化,只是发生时间的快慢而已。

刘惟诚·土著大会与华社底线

尽管敦马在这为期一天的大会中,毫无保留地抨击土著企业家的惰性,借此提醒土著不能再依赖政府,并积极发奋向上,但大会依然通过了涵盖4项领域的提案,呼吁政府继续为土著提供各种援助、奖掖,以协助提升国内土著在政、经、文、教的地位。当然,单一源流教育,也是大会提案的内容之一,而这一小段目标,比当中任何一项项目,更容易触碰到华社的神经线,因为对华教人士来说,这代表着华文教育的覆灭,所以很快就引起很大的回响。

刘惟诚 ·政府需以消费税为鉴

大马实现政权轮替后的第一场国庆日,对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士来说,除了感受各异,心情还是五味杂陈的。怎么说?因为国庆日的到来,即意味着“税务假期”的结束和新税制的开始,

刘惟诚·中国给敦马的胡萝卜和大棒

这次敦马的外访,双边最起码得到一个维持现状的共识,也间接性地获得中方对敦马能够继续利用中国来制衡欧美的担保。

刘惟诚·政府需整顿决策机制

在摄影美学中,照片内的反差感越强,则意味层次感会越薄弱,这将导致一些值得注意的细节被忽略,再加上摄影界有句话说,盲目追求反差的摄记并不称职,所以我们一般会慎用。

刘惟诚·问题不只在旗帜和党徽

阵线模式是马华赖以为生的生存方式,除非其最终能够改组成多元种族政党,或者和其他政党筹组新阵线,不然,重回独立前那种单打独斗的模式是非常愚蠢的。在这种情况下,马华也只剩下一道选择,就是舍弃国阵旗帜,以自身党徽参加补选的“半退”形式。这个做法就很有意思,一来,他们能够让党员觉得此刻不是为了国阵而战,而是为了马华而战,有望从中提振士气,二来,要让党员能够自觉,这场选战是马华的背水一战,以期重拾该党的凝聚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