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刘惟诚·互相制衡的新内阁

敦马过去组阁向来重视忠诚与制衡,当时的国阵规模庞大,敦马虽能确保巫统党员的忠诚,但却无法控制成员党的忠诚,因此转而优先由巫统掌握要职,借此制衡其他成员党。

刘惟诚‧阿末扎希的胜算

其一,扎希阵营中的阿拉斯夫虽中选团长,但凯里亲信凯鲁阿兹万也在副团长中出线,另外,低调但立场倾向凯里的扎希达还当选巫女青团长。这意味着年轻党员在投票前已有意要党领导层出现内部的制衡力量,这可解释,何以巫青团普遍支持凯里参选党主席,但却在团长改选中掉头选择扎希亲信。而且阿拉斯夫一当选,就表明支持主席参选人的公开辩论,这是扎希一开始最不愿接受的安排,表明阿斯拉夫在尝试摆脱代表扎希的形象,令扎希未有占尽天时的优势。

刘惟诚·党选决定巫统未来

尽管目前党选形势仍不明朗,不过巫统在经过这场党选后产生的新主席,将代表着巫统的未来。若阿末扎希出线,则意味保守主义回稳,巫统可能重启与伊党合作的谈判,令巫统变得更偏激。
广告

刘惟诚 ·砂国阵解散后的政治格局

另外,这次阿邦佐领导的脱盟,在砂州政治语境上有着极大的象征意义,这是一种政治格局全面本土化的转变,因为阿邦佐另立的本土阵线已不再需要与联邦执政党妥协,一来终结“联邦殖民”,二来在操作砂州本土议题时也更显名正言顺,能增强他们在来届州选的筹码。

刘惟诚·联邦宪法与总检察长

尽管前首相纳吉的内阁在去年曾议决将司法行政权分拆给联邦法院首席主簿官,但进展非常缓慢,因此,汤米汤姆斯走马上任时,总检察署应该还是掌握着国内所有初级法官的任免权,而这类法官的数量占了所有法官逾80%。

惟诚 ·新内阁与百日新政

经过为期两周的磋商、调整与宣布,由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新政府总算完成内阁的组织任务,除了贸工部和外交部以外,其他15个部门的首长均已到任,并立即投入工作,为希盟之前所承诺的百日新政而努力。

惟诚‧在野势力不能真空

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执政联盟,不只失去江山,军心还严重动摇,令不满国阵施政的群众拍手叫好。但这里又出现了一道问题,已下野的国阵若完全溃散,国会在野党领袖,就归巫统和握有18席的伊党所有,令马来穆斯林成为唯一的在野监督势力,除了无法反映我国国情,更影响其他种族在议会内监督希盟施政的权益,大大减低监督的力度,而且以巫统将面对社团注册问题,马华、民政、人联等也可能出现党争的大前提下,这必进一步让国会的在野势力全面真空。

惟诚 ·造就变天的三大因素

汰旧迎新,也是必然的世界潮流,而且选民是通过合法的选举程序,根据自身的政治意愿做出选择,所以不必后悔,反而在日后必须多训练自己关注时局,以监督新政府施政,确保新晋领袖,不会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

惟诚·纳吉的大难题

马哈迪,一位93岁的高龄长者,用了近乎一辈子的时间在政海中浮沉,曾经风光也曾经落魄,他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输,但他还是要赢,因为这样他才能够从纳吉那边争回一口气,不会带着任何遗憾离开尘世。至于纳吉,以64岁的年纪来说,是政坛的中生代,若以大马政坛近年卸下相位的年纪来说(马哈迪在78岁之时退位,阿都拉也在70岁卸任),现年65岁不到的纳吉,确是正值政途黄金期,因此这场选战对他所产生的冲击,是远较于马哈迪所面对的。

惟诚 ·蔡添强何以丧失竞选资格?

蔡添强因在去年被法庭罚款2000令吉, 而被选委会撤销竞选资格一事,是本次提名中最令人震撼,也最莫名其妙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