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无几

张以勒·伦敦大火:350年前后

大火烧掉了大半个伦敦,但却没有毁灭伦敦,相反的是,这场大火恰恰成了伦敦重生的起点。大火过后的短短60年内,重建起来的伦敦,如同浴火凤凰,从火神肆虐后的灰烬中,崛起为欧洲最大城市、国际贸易枢纽,也为之后大英帝国的建构,并使伦敦本身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奠定了基础。

张以勒·不断变动的民意

2013年大选后的数场补选,以及砂拉越州选的结果,只说明了一个道理──民意不断变动,但并非变幻莫测,民意的变动并非是不可测的。民意变动的关键系数,就是候选人的素质和表现。那些把选民支持视为理所当然的政党或政治领袖,才会以为民意不可预测。

张以勒·巫统的顽强生命力

广泛延伸的基层横向脉络,从中央到地方的完整纵向架构,在政、经、军、文、教领域官方和非官方机构的深入布局,庞大繁杂但运作有序的组织,构成了巫统顽强的生命力,让这个马来政党安然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危机,至今仍屹立不倒。
广告

张以勒·李氏家族内爆

李显龙与李玮玲、李显扬之间的家族内讧,从更广泛的层面去解读,其实正是新加坡整体社会内部张力的一种体现,而且是体现在第一家庭的家族内讧上,使这股张力的形式显得更讽刺和尖锐。

放弃领导,不再伟大

特朗普的竞选口号是“美国再次伟大”,如今为美国人营造的施政愿景也是“美国再次伟大”。按照特朗普的论述,其中的逻辑极为简单,要实现“美国伟大”,就要落实“美国优先”──聘雇美国工人、购买美国产品、在美国制造。问题是,别说在当今的全球化时代,这种理想几乎不可能做到,即使真的给特朗普做到了,也不会让大部份美国人受惠,其结果就是,美国更不可能再次伟大起来。

张以勒·马哈迪的执着,普腾的困境

马哈迪执着于先进国之梦,更执着于国产汽车的抱负。在过去多年,他的执着阻碍了普腾的转型和发展,他的执着成了普腾的最大困境。如今普腾摆脱了马哈迪的执着,能不能进而摆脱本身的困境?

张以勒·坏人政府

雪州政府是由3个已公开决裂,但又继续维持联合执政关系的州政权。而扮演关键作用的雪州大臣阿兹敏,看来倾向于保持这种状态。

张以勒·民调斗民调

因为土团党在希盟的定位,就是要成为巫统的替代,是要蚕食巫统在乡区的马来基本盘;如果土团党主席不是未来的首相人选,一如巫统主席是必然的首相人选,那么这些巫统的乡区马来支持者,凭什么要他们放弃巫统转而支持土团党?

张以勒·大马城计划突变

事实上,TRX与ICSB股权交易协议生变,并不意味着大马城计划被取消,因为如今大马财政部将保留大马城的100%股权,而TRX的声明也强调将确保大马城计划真正使国人从中受惠。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也披露,上述股权交易告吹不会影响政府开发大马城的长期计划,政府将招揽拥有更具吸引力及更全面计划的国内外公司,成为大马城计划的主要发展商。

张以勒·三强鼎立,双雄卡位

对这项委任最直接的政治解读,就是原本被阿末扎希超车的希山慕丁,让纳吉给扶了一把,换档追上阿末扎希。纳吉等于为阿末扎希和希山慕丁的竞争开了绿灯,而形成纳吉、阿末扎希、希山慕丁三强鼎立,其中阿末扎希和希山慕丁双雄卡位的形势,也就不可避免。原有的权力顺位被重置,权力接班的部署也必然增添变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