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林方彪·地方选举可由吉隆坡试办

然而,大马既然自诩是民主国家,地方选举终究要恢复的。与其闪躲,不如让某些区域先行试办,比如吉隆坡。一来属于多为城市选区、种族混居,且范围不大,官方容易控管,是个理想的试办区域。

陈芳龙·要a>1,还是a<1?

社会或企业的组成群体是人,如果每个人都是a=1,那么这个社会即使不能快速发展,至少不会走向衰败。大马的社会,种族文化多元复杂;族群中,a<1、a=1、a>1三者皆有,但让我们担心的是a<1的成员太多,巧取豪夺、好逸恶劳的人多,回馈贡献社会的人少;国家的发展可能会有趋于0的一天。

李昱龙·越穷的孩子越上网?

新数码鸿沟的出现,打破了人们的刻板印象。以前人们都希望挣多一点钱,抢先使用高科技产品,现在却必须花更多的钱来抵御高科技产品入侵,以免上网成瘾。
广告

詹雪梅·地方议员在哪儿?

如果,地方议员是朝九晚五,定时、定点上班受聘的政府公务员,基本上可以不必经由人们选出。但这一群人,不是。

徐晓芬·别让骗子有机可乘

生活在互联网时代,许多事情都可以靠着网络去完成,如网购、叫外卖、预定住宿、电子召车等等,基本的衣食住行皆可在指尖进行。但网络的方便也进一步让人们暴露于网络诈骗的风险当中。

郭健平·行动党被静静吞噬

虽然行动党或希盟在竞选宣言玩擦边球,没有把恢复地方议会选举放进竞选宣言内,但是2012年槟州政府当年恢复地方选举失败后,人民的胃口变大了,再谈“继续推动”这件事,已经很难说得过去了。

陈宇漩·性骚扰法案势在必行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早前出席活动时以“你今天闻起来好香”为例,指这句话会因发言者说话的态度和语气的不同构成性骚扰,引起网民们相互调侃,此话存有样貌歧视,帅哥说的话不会有人认为是性骚扰,反而忽略了妇女部欲在明年初提呈国会性骚扰法案进行辩论的努力。

练珊恩·反ICERD集会的观察

全民平等是马来社会的焦虑,而ICERD课题是巫统政权落败后所找到唯一能抓着的海中浮木。他们要结合伊党,在种族与宗教名义上,吸引大批马来选民的支持、他们要制造马来选民对种族与宗教地位受到威胁的恐惧,来转移对前朝贪官从人民口袋、从保护土著的政策里中饱私囊的憎恨,而希盟政府对此现象的答案是“搞好经济,搞好教育”。唯有搞好经济,缩小城乡差距,全面提升人民教育水平,才有望避免种族与宗教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国家发展的绊脚石。

骆宇欣·被嘉年华的集会

乐观者看见和平进程,当权者没有出动水炮车催泪弹镇压。网络更是流传着当年净选盟集会,安华挨了水炮的狼狈照片,对比如今的“罪人”纳吉夫妇一身白衣,轻松“与民同在”。以此歌颂当今政府的开明。

黄振威·五十步笑百步

我们毫不犹豫地在填写入境表格时。国籍--大马人。这就是了!当我们在国外遇到同胞时,我们会互相微笑,因为我们感觉到我们作为大马同胞的友情。 但是,当我们回到大马时,这些人似乎正在变形,仿佛被恶魔附身和控制。突然之间,我们不再是大马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