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王健壮‧ 两岸关系已到了风险控管时刻

蒋经国时代的刘少康办公室,领导人是军方的王升,成员涵盖党政军特与学界人士,其目的是反统战,并执行蒋经国的三不政策。刘少康後来虽因王升被怀疑功高震主而遭裁撤,但在当年台美断交严峻的两岸情势中,这个幕僚组织的反统战功能,对蒋经国的两岸决策确实有很大帮助。

小马‧谁要加油?

全马的蚬壳油站因为网上付款系统出现技术问题导致添油服务从周一午夜12点开始被迫暂停,所幸大部份油站已在24小时後开始恢复正常服务。只是在这24小时,对於许多人来说是度日如年的。雪隆区周一清晨下了一场大雨,Google Map化身一张红色蜘蛛网,熟悉的加油站停摆,原本要到油站旁便利店购买早餐的欲望也消失殆尽,饥寒交迫开着不懂甚麽时候会耗光油的车子乾着急,各种状况加在一起把周一蓝(Monday Blue)的色度变到最深。

何启良‧巨婴特朗普

特朗普用直觉来处理事务,与外界的沟通喜用推特,这个媒介作为总统的沟通工具已经是一个极大问题,更严重的是,特朗普的直觉仍然停留在婴儿的水平。他有一种不安全感丶躁狂丶抑郁丶以及被迫害妄想。他想控制周围的世界,殊不知外面的世界与他想像的世界有一个巨大的距离。
广告

黄晓虹‧王小二过年

市道不好是事实,但是路不转人转,逆境也可以变通,多往积极方面想,还是可以过个好年。

练珊恩‧年轻人,你准备投票了吗?

我们似乎常忘记“政府是民选的”,我们有权利,也有能力选择。近年争取乾净选举丶廉洁政府丶表达不满的抗议和集会不乏获得年轻人的响应。虽都是追求民主与自由的表现,但回到生活中遇到不公不理之事时,却称之为大马常态而默然接受,或仅止在网络上的谩骂。我们总不能在意识到民主的重要性之馀,却不在这5年一次的“审核日”将想法化为行动。

郑瀚慷‧大学的转型与前景

作为知识与教育的最高殿堂,迫於无奈下将大学转化为赚钱的机构实为不明智。大学被逼将重心放在更能赚钱的管道上以确保正常营运。拨款被削减,大学只得靠自己开源节流,因此也在多方面开刀。师资方面,既然不能减薪,那就乾脆裁员。不少大学都与多名教职人员终止续约,当中包括了多名外籍教职人员。师质问题的缩水,也直接增加了现有的教职人员工作负担。

张晋玮·鹬蚌相争

经济学家估计,若特朗普对中国实施45%关税,这会导致中国在2017的经济增长将从原本预测的6.3%跌至5.35%。此外,这也可能启动一系列的骨牌效应,冲击中国过热的股市、存在泡沫的房产,以及欠缺稳定的人民币。如此一来,印度便有机可乘,坐收渔人之利。中印竞争最终会进入新的格局。

郑梅娇·春节里的樽节

鸟儿筑巢在茂密的森林之中,所需要的也仅是一枝树枝而已,鼠儿再口渴,面对宽大的河川,它需要的也只是解渴罢了,至于我们也是一样,食物对我们而言,体验味道,品味独特匠心,吃饱或半饱,我们所需要的也就是那么多,那多出来就是浪费,保护那些可能被浪费的,正是我们该做的,是华团所应该倡导的。超过我们所需就变成无谓,更是一种束缚。食物的撙节,此时此刻,大家勿忘思之慎之。

张昭敏·这,才是领袖

所谓的领袖,就是一国、一党、一族、一个机构或一个团体的领导,既然担起了领袖的名号,就应该做一些真正领导人们往更好前景迈进的事。对于那些只懂拉着支持者去煽动、去恐吓、去分化彼此的所谓领袖,真的不要再留恋了!

胡禄铭·从大国形势看2017年大马经济

令人费解的是,国内一些华裔反对党领袖竟然跟随敦马、慕尤丁和美国媒体起哄,质疑马中合作关系。唉!我们在2008、2013的大选年已经输光了大马华裔的政治筹码,难道在2017年还豪赌掉我们最后的经济筹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