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黄婉玮·公正党的造王之路有错吗?

阿兹敏的派系党员以维护民主改革的立场批评制造补选的不当,拉菲兹的派系却以安华早日回归政坛及登上首相视为理所当然,让外人确信党内存在所谓的马哈迪与安华的代理战。

黄泉安·波德申,让子弹飞

公正党署理主席争夺战几乎彻底撕裂党组织时刻,焉何安华这么猴急,非在党选完结之前宣誓回巢国会不可?引爆点何在?动机是什么?安华假想敌是谁?都是大家一直玩味的课题。

许俊杰·不负责任的悲哀

“很心寒,也做得很心塞,我们做了很多,叫媒体来采访、拍照上脸书宣传、向大众筹募经费还要被人讲:有钱何不先捐慈善机构?只有自己做过才能体会那种心酸。”
广告

陈日佳·赎罪日之战

这场赎罪日之战最后在美国强力军援以色列和联合国停火协议下,以色列取得胜利。

傅文耀·大马数字经济之路行不行?

可能有人会说笔者胡说八道,Grab是由马来西亚人所创立的,他们不就是一只“独角兽”吗?

龙耀福·心惊胆跳的言论自由

如果真的不太懂状况,可以找媒体业者或律师朋友请教,真的没有朋友愿意劝告的话,请自己努力阅读一下,我甚至可以免费为你补习,告诉你过去有多少的媒体及相关可以控制假新闻的法令,所造成的寒蝉效应。

吴健南·废除防范罪案法令与罪案增加

任谁都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倘若警方总是终日很忙碌地把有关犯罪集团底下的马仔或跑腿,通过无审讯方式无限期扣留,那么他们就无须以顺藤摸瓜的方式根据进一步线索,将有关集团幕后的大老板或首脑绳之于法。

天和·单元历史教育无助国民团结

问题在于,马来西亚而非马来人的历史教育,无法催生出华裔、印裔及其他族群的马来西亚身份认同,他们无法在国民教育中寻得意义的来源。甚至是马来人自身也无法透过国民教育去认识其他族群,他们只能看到仅属于自己的,且是被放大的单元族群历史和宗教。

宋明家·巫统演化学

这情况在第12届全国大选开始出现变化,国阵只获得140国席,第一次失去国会三分二优势;第13届大选,国阵席位减至133席;第14届的509大选,选民只给国阵79席,狠狠把它扯下台。

阿兹祖丁·比例代表制取代简单多数制?

比例代表制不仅允许选区按照比列代表,也让政党能够拟定一份涵盖妇女、青年和少数族群代表的人选名单。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