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倚天 ·老师眼中的“废除考试”

教育部长必须清楚文书工作的祸害,并且废除这一切无谓的文书工作,还教师安心教育下一代的心愿。

王真 ·安华与袁绍

要是真的这一天来临,老马和安华的斗争白热化,谁又可笑到最后呢?历史是一面镜子,最近重读柏杨版资治通鉴读到关于袁绍和曹操之间的斗争,惊讶曹操和袁绍的性格和老马和安华的的性格或有雷同之处。

练珊恩 ·强制扣薪还贷合理

强制扣薪还贷虽然是颗“苦糖”,但是是个“合理的苦糖”,也是将过去政府不断给予还贷优惠以吸引借贷者还钱,这种使高教基金局“站着借钱,跪着求人还钱”的低姿态立场拨正,拾回尊严之余,也希望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还贷不佳的问题。
广告

张庆禄 ·马华的困境:改革之难

“必须改变”──几乎是马华上下的共识,事实上,马华多年前遭遇重挫后,已意识到改变的必要,但知与行却是两码事。马华在高谈改变之际,却不愿面对改革所带来的痛苦与不适。

陈凯希 ·美国再次掀起“中国威胁论”

至于马来西亚方面,虽然中美贸易战对我国影响不大,甚至政府也认为短期内对我国有利,包括厂商入驻和原产品出口等,但长期来看,并不怎么见得,因为一旦中美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长期贸易交恶和持续的话,肯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世界都会受到影响!

丁杰隆 ·看不见的弱势组屋社区

廉价组屋居住的居民,大部份是社会弱势,如低薪劳工阶级、单亲家庭、独居老人、身心障碍者,或被重新安置的都市非法木屋原住户。若政府有诚意协助国内B40低收入群体,我认为最应获得优先关注的是各地方的廉价组屋社区,特别是在目前国家财政资源有限之下。

宋明家 ·金庸小说形塑我身躯

9岁时,隔壁家阿隆刚上初中,不晓得从哪借来《射雕英雄传》,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包括我的“身”、“心”甚至“灵”的部份,都烙着金庸生前留下大量的印记。

利亮时 ·魏家祥能否中兴马华?

魏家祥必须深思,若马华独自上路,是否有办法重新凝聚政治能量?马华是否要寻求合作伙伴,例如和昔日盟友民政党及其他在野党结盟?还有马华是否要从一个代表华人的政党,转变为一个多元族群的政党?这些问题都是魏家祥总会长,必须在短时间内要与其团队作出决定的。

陈芳龙 ·最低薪金真的太低了

大马基层劳工薪资是严重偏低的;国家统计局预计今年B40收入群(占全国人民40%的最低收入群)的家庭平均收入3000令吉,最低的吉兰丹只有1869令吉。一个4口之家,月入二、三千元,他们要怎么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除非住在偏远的乡下!对在都会区打拼的人,他们怎可能逆袭贫穷、反转人生?小康生活只是奢望!只能在贫穷线下世代轮回!

李昱龙 ·电商大军来袭

电商的冲击的确使传统零售商当头棒喝。给人当头敲了一棒之后,本地零售商是否思考过如何革新突围?或是一直怪罪电商抢生意之余,还想依赖政府提供支援甚至妙想天开的想要各种补贴和资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