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宋明家‧先天?后天?新大马的性倾向

大马政府认为“所有非异性恋者,包括LGBT都是不正常的、有病的”;至于大马的法律(世俗法)如何不承认LGBT文化,这是另一个议题,在此略过。

黄子豪‧未来举足轻重的议长职位

如果我们称议长为课室里面的“班长”还颇为恰当的,对等的首相就是班主任。

廖济伟‧涨价的借口

如今,希盟政府为了兑现承诺,认为消费税是导致国阵败选的原因之一,这样不讨喜的税制必须根除,还人民一个百物低廉的时代,可是这会实现吗?
广告

陈鸣诤‧仇恨言论应受到法律制裁吗?

人们是否可以举著“言论自由”(请记得,这是在宪法下允许的!)的旗帜发表仇恨言论吗?

陈树楷‧教育需要调整,不是教改

新任教长没有必要特别强调教改,而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加以改进。过去新一任教长就来一个新的教改,结果,学生都成了实验品。

李昱龙·谁可继承你的数码资产?

2012年,一位15岁少女被柏林地铁站的列车辗死,是意外或自杀至今不明,拥有帐户密码的家长希望登入她的脸书帐户找寻少女是否自杀的蛛丝马迹,但是却无法登入,脸书也拒绝了家长的登入要求,这对德国家长于是把脸书告上了法院。

阿兹米‧废除SOSMA是好事

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是用以取代内部安全法令(ISA)。它的原意是用以遏制恐怖主义。该法令是一项程序法,规定逮捕和拘留触犯国家安全罪行(在刑事法典中规定的)的程序。

陈芳龙·差不多先生与阿Q后传

先说本文题目,我琢磨了大半天,决定用“后传”!虽说胡适替“差不多先生”写“传”的时候,对“传”字的用法很不讲究,因为差不多先生认为凡事差不多就好了,无论“前传”、“左传”、“右传”、“列传”;他都不在乎,所以胡先生就将就的配合用“传”了!

王德龙·自尊与自重

史佚回答说:“天子无戏言。”并且还告诫成王说国君的一言一行,史官都会一一笔录,以礼成之之余,还会透过音乐来传唱。

黄晓虹·校鞋黑白讲

不管是小题大做或小事化大,此事却是最多人关注和讨论的话题,毕竟这涉及了全国700万学子,有人觉得买双校鞋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生活捉襟肘见的家庭而言,可能要从其他方面省下买鞋钱,不是人人都那么幸运。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