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杨微屏 ·慕斯达法之后还有谁

笔者上周在吉打偶遇前教长马哈基尔卡力,对于巫统的斗争士气,他仍是一贯意气风发的表明巫统有51席,他当时说“我们是最大的党”,言犹在耳却在几天后,在退党风中巫统持有的国会议席下跌到49席。

丁杰隆 ·落实地方财税改革的必要性

地方县市议员,就和公司董事一样,有责任关注地方政府的永续经营,以及地方政府能否为市民带来更好的服务和价值创造。若我们无法正视当中财政问题,地方政府未来能做的事可能只剩两项,第一出粮给公务员以维持政府行政运作,第二专注管理垃圾。

阿旺阿兹曼·安华必须尽快回到国会

安华的挑战不仅在公正党,还有一小撮希盟支持者认为安华背叛民主,但是安华似乎准备施压直到最后一刻,直到他排除万难成为首相为止。
广告

黄子豪·希盟政府的改革路线

作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教师,如果本身也缺乏社会醒觉的因子,那我们如何寄望他们培养出有思辨精神的孩子呢?

宋明家·别沾别人的口

事实是:不管是书写课本、新闻、评论、学生作业、毕业论文、期刊论文,剽窃尺度都一样。课本尤其必需严正看待,因为剽窃问题会和金钱利益,以及版权法律诉讼扯上关系。

廖济伟·加密货币禁或不禁?

政府是否察觉这股热潮正在延烧,是否有意开始管制或监督,以免加密货币成为洗黑钱的另一个方式?

我会买新iPhone的理由

铁悍果粉依然会漏液排队抢购,酸民只好不断在网上冷嘲热讽,尤其较中国功能手机时代落后十多年的双卡双待“新”功能,更是令中国酸民嗤之以鼻。话虽如此,中国消费者也没忘了“欢庆”苹果终于首次为中国市场“低头”而特制了真正的双卡双待iPhone手机(其他市场是以苹果数码SIM卡技术eSIM实现双卡双待功能)。

马家辉·马云释兵权

张勇是上海人,上海人常被视为精明,或张爱玲小姐嘴里说的“小奸小坏”,但若欠缺奸与坏,恐难在中国大陆甚至国际商场上扶摇直上。而且也只有上海人的圆滑通透才易跟性格刚烈的马云合作,换是北京人,如东北汉子或河北直男,或许早就跟马先生这类霸王式大老板闹翻,遑论接班。当马先生考虑交棒的时候,肯定曾把省籍性格纳入盘算,如果没有,他便不是马先生。

陈芳龙·期待“罗氏珠宝精品博物馆”设立

敦达因的建议如果付诸实行,由于馆藏丰富,博物馆应正名为“罗氏珠宝精品博物馆”,同时将展区分为“包包区”、“名表区”、“珠宝钻石区”、“金条区”、“外国货币区”、“贪腐历史文献区”、“刘特佐名画、游艇区”等等。如此一来,人类近代史上最具教育意义的“贪污博物馆”将横空出世!

徐晓芬·涨价是阵痛?

到一些连锁商店购买日用品以及食品,你会发现奶粉贵了4令吉、买鸡蛋得多付70仙;一小盘的经济米粉也涨了20仙……如此累积下去,连最低薪金制度调涨了50令吉恐怕也应付不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