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许俊杰·第一块石头

他们说同志是伤风败俗,必须被纠正,却放任恋童行为,姑息童婚;他们视同志性行为罪大恶极,必须被处以严刑,虽口口声声要纠正或辅导他们走回正途,却为了自己的议程,对同志做一辈子的羞辱。

郑梅娇·“薪”酸的浪漫

这种诉苦是多余的,因为世上一定有比你生活更好的人,同样比你惨的也不在少数;结论是,你是你,别人是别人,别人喝到贵得必须罚款3万令吉的美禄冰,但是你觉得贵下次可以喝水。

张淼·假想敌

敦马“政治强人”本色难改,归国后磨刀霍霍向中资,决定给点颜色瞧瞧:先是联合钢厂的厂区围墙被批判成产业园的“万里长城”,“丧失主权”的腐朽论调更是借尸还魂,重出江湖;然后断然宣称森林城市项目不准卖给中国人,极为讽刺的是,老马自己单枪突进,吓得首相署和柔佛大臣陆续出面澄清事实,老马无奈,只好又打出“如果外国买家可以置产,那马来人只能住木屋”的苦情牌,民族主义的大旗一挥,又玩起了煽动民族情绪的旧把戏。
广告

阿旺阿兹曼·土著经济的历史因素

敦马哈迪的大部分演讲内容是政府为协助提升土著经济所作出的各种努力,如批准更多执照、合约、准证以及奖学金。但他认为除了奖学金以外,其他的做法都不太成功,因为土著只想快速致富,导致他们愿意转售他们的合约。这种态度导致土著无法取得成功,而成功的却是非土著。

论日本“观光立国”

日本全国列岛1亿2000多万国民中的90%,都是训练有序的灾难救济者。他们通过家里、学校、社区、公司的各小组合进行防灾互助训练,年复一年。一旦天灾真正发生,日本人就会井然有序的进行疏散,分流到避难所,出动救援物资,投入自愿组织;也就是这些无私的灾难危机管理系统,在第一时间投入救灾,才解救了灾难中绝望者,更挽救了无数的生命。而且,外国游客优先是日本人的共识。日本311东北大海啸之时,当地日本人第一时间解救数万中国留学生到安全地带,感动了在中国大陆的家人,成为中日友谊桥上一段佳话。尽管,2011当年,日本入境旅游外国观光客总人数仅仅是620万人次。

东姑再因阿比丁·希望的游行

各类型的教育机构也有参与:有来自芙蓉振华国民型华文中学的学生,他们的步伐几乎与士兵同步;拉惹美雷瓦(Raja Melewar)师训学院的教育工作者;森美兰私立大学的学生热情的挥动手中的旗子;还有跆拳道学生和穿戴头巾的马来武术(silat)家的现场表演。

陈日佳·我国应效仿英国糖税制

我国的糖尿病患者每年也是有增无减。因此不管前朝国阵或是现任希盟政府都希望通过征收糖税,减少糖尿病或是其他因糖过量所引起的疾病。但是政治人物往往未先做好功课就随口提出新措施,自然引来社会强烈反弹。政府在推出政策时应该要采用科学数据以理服人,信口开河的说法如“汽水是富人的饮品,所以要征税”,与前朝政府何别之有?

安焕然·百日新政了,别再“前朝”

新政才刚过百日,当然未见真章,但却能从中看出趋势和改革的诚意,其“方向”是看得出来的。整体上,我倾向正方。但反方也可以辩。思辨性高的话,所请的评审若能精神自由的“中立”,反方也很可能会辩“赢”。

黄泉安·赢得一场战役,输掉整个战争

反对无罪释放的一方是囊括林冠英的政敌,有者更要时任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引咎辞职;而为他及总检察长袒护的则有诚信党部长级人马一马当先,雪中送炭。但对整个案件保持距离兼质疑发言的,除了法律界人士,也有公正党党要阿兹敏、努鲁依莎、蔡添强等人,显见江湖难测,冷暖自知。

大庭三枝·作为“共同课题”的朝核问题

去年论坛正是在2017年4月朝鲜实施各种导弹发射试验,又在7月进行洲际弹道导弹(ICBM)“火星14”的试验发射之后举行。正值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升温,对朝鲜举动批评的气焰高涨之时。因此,各国对朝表示出严厉的态度。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