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黄大志‧现代城市建设与公共交通

改善公共交通还得与城市规划配合。数十年来,大马采用类似澳洲,美国和加拿大的“花园式住宅”模式。这种低密度,线形而又蔓延式的城市发展模式,促成私人汽车是人人必需的交通工具,但也成了公交建设的一大障碍。

东姑再因阿比丁‧追求民主的外交政策

自新政府成立以来,许多外交官都在问大马的外交政策将会是怎样的?恢复80年代和90年代的好斗方式,还是会视地缘政治的挑战而采取更细微的方式显然,部长似乎对国庆日庆典更感兴趣,其他的迹象显示:虽然启动跨国际的金融犯罪调查,但贸易声明(加上贸易保护主义)都指向更片面的方向。

黄婉玮·卡在意识形态上的和解

国阵的成员党没有执政的包袱之后,敢于发表对华教课题的看法,尤其巫统以马来社会的利益作为反对承认统考文凭的理由,直击希盟政府的要害,而另一边的马华公会,则以自己为华社争取承认统考文凭所剩下的最后一里路,作为催逼希盟政府的理由。希盟政府正受到代表两个族群的政党的夹攻,而网络上出现两种民调,一种代表支持统考文凭,另一种则代表反对者。
广告

宋明家·汤米如何登红楼?

我常想,读译本的读者,里头情节的层层叠叠、伏线千里等写法,或许还容易理解,但是对于谐音、双关语、托物言志等趣味语文,还是隔着鞋底搔不到痒。

黄泉安·最后的最后一里路

7月9日,中文报摆正正副教育部长的人头照做封面头条。一边厢,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宣称新政府会在今年年尾前承认统考文凭;另一边厢,正部长马智礼强调教育部仍需全面研究整个统考课题,包括确保马来文作为官方语文地位不会被典当,影响国民和谐与团结。

新大马,容不下努曼?

最近一名从未碰过面,只通过简讯联系的部长助理,因为自己的同志身分而遭到反对党,尤其是巫统还有右派马来组织的攻击,也让自己的“老板”陷入窘境,毕竟以我国的国情来说,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是禁忌。

曹建廷·马来草根逆袭

这股大马华社不易察觉的政治暗涌,509时改写了大马政治,随后改写了巫统,也将继续改写我国命运。

许俊杰·日本真理教的祸害

邪教教主伏法了,他的邪教邪说并没有随着他被处死而终结,还有很多追随者仍执迷不悟。这个邪教创立于1984年,正值日本泡沫经济萌芽、膨胀和破裂的时期,那时的日本社会出现迅速变化,国有企业私营化、翌年签订的“广场协议”让日元大幅升值、同年发生日航班机坠毁、隔年又发生乌克兰切尔诺贝尔核电厂泄漏,堪称史上最严重的核灾事故,让原本对自己信心十足,对制度框架与现代科学都十足信仰的日本人产生动摇,人心浮动就容易受到牵引。

再娜安华·忠言不要逆耳

教育部长马智礼这次是来真的,他呼吁大学当局废除所有对学生活动的限制,如过去经常被取消的辩论和研讨会,或因为会伤害或可能伤害到有势力的领袖,而撤销某位演讲者的邀请。

森谈·新政府狮子/豺狼与兔子

这下可把豺狼的处境给搞尴尬了。身为狮子的左右手,豺狼惯于仗势欺人,咄咄逼人。现在碍于狮子的权威,豺狼不得收敛些,改变以往对兔子的态度。另外,豺狼一直以来都是抱着“过得一日便是一日”的心态工作。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