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宋明家·我们都是杂种

对我而言,除了把这些数据对照自己的植物族群遗传研究,和用作课堂材料外,这些相关研究还是我们身为人类可以用来省思“人类”这个物种在自然界的定位,以及用一种新视角来检视族群和族群、国和国之间的关系。

李昱龙·玩手游和看视频影响视力?

星洲日报/画龙点津·作者:李昱龙·自由撰稿人·2018.09.05

徐晓芬·泊车二三事

不知道你是否遇过车子被阻挡时,拨打对方手机号码无人应答,对方车子也拉上了手刹器,让你的车子动弹不得的情形。
广告

张小兰·第一次把国旗挂起

这么多年来由于不满执政者、国家机器/政府并与之抗争,因此对于由国家机关主办或主催的独立日庆典,或鼓励和号召民众挂国旗等,都无动于衷,不感兴趣,没有热情也没有愿望和冲动去响应国家机关的鼓励与号召。但打从心底每年还是默默的在庆祝独立日,祝福我们热爱的这片土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和平、幸福、安康。

陈芳龙·敦马,冷静一下

敦马对中国外资企业火力全开的速度,一般老百姓都来不及反应!“万里长城”乌龙事件的隔天,他又向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商碧桂园盖在柔佛新山的森林城市下重手。老人家说:“不准外国人购买森林城市的房地产”,但这么大的一件事,内阁各部会之间好像未经讨论,就他老人家说了算,不合常理!果然才隔一天,内阁又宣布同意“森林城市可售给外国人”。

阿兹米‧总检察长应该解释

无罪释放并不罕见。通常被告律师会致函检察官(在本案是总检察长),并要求他们释放其辩护人。这封信将列出其原因。通常是因为检方的证据不足。

林方彪·鞭刑不宜公开执行

鞭刑是残酷刑罚,严重伤害受刑者的肢体及心灵,无论先不先进,许多国家早已废止,鞭刑并非国际普遍认可的刑罚。公开鞭刑更是当众羞辱,严重伤害个人尊严。大马若想迈入先进国之林,除了经济持续发展,许多思维也得随之调整。像公开鞭刑这件事,很可能引来国际抗议。但别怪其他国家多管闲事,大马不也抗议缅甸迫害罗兴亚人。近来,人权高于主权逐渐被认同,许多国家、NGO不只确保自己国家的人权,也协助其他国家保障人权。

黄振威·说该说的话

马哈迪再次出任首相,他依然是我们熟悉的马哈迪,那么自信十足,不似其它政治人物总是步步为营。他的演讲内容信手拈来,当他自由发挥时,可以滔滔不绝说出心底话,但有时会说得太冲动,就像最近说过的话,引起轩然大波。

温思拯·莫让政治因素牺牲教育

宏愿学校的计划是早于1995首次被提出,在2000年11份政府批准在梳邦再也兴建首间概括国小,华小和淡小的宏愿学校,随后在2003开始运作,但历经15年的时间,宏愿学校的概念发展至今,全国只有5间宏愿学校。然而前任教育政策规划和研究司助理主任却说宏愿学校成立的目标已经实现,因为学子们可以在同一个屋檐下互相交流。

练珊恩·社区学院能发挥更大功效

敦马说,许多土著为了快速得到财富,没有善用政府发放的汽车入口准证来拓展事业,反而将其转卖他人,最后别人事业有成,自己却还在原地踏步。所以除了资源与条件,这更是思维与方式的差异。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