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森谈·新政府狮子/豺狼与兔子

这下可把豺狼的处境给搞尴尬了。身为狮子的左右手,豺狼惯于仗势欺人,咄咄逼人。现在碍于狮子的权威,豺狼不得收敛些,改变以往对兔子的态度。另外,豺狼一直以来都是抱着“过得一日便是一日”的心态工作。

丁墨群·大事要干,小细节也要抓

一些政策如果是必须的,那即便是千万人反对也要毅然独往。但倘若如果有第三种选择,为什么不先听听其他声音才来公布呢?需知道一位部长站出来,如果讲出来只是“试水温”的东西,那将是一件可笑的事。

邱颖慧·期待一个更好的新国会

这一次,国会的格局将大大不同,这不仅是我们首次目睹政党轮替,我们也将看到资深议员身边围绕着许多年轻议员,希望他们都能够就国家课题提出强而有力的辩论。
广告

周秀洋·鸡蛋里挑骨头

前朝政府前高官在一些正式场合也不乏以英文发表演说的,那时候怎么没听说深怕马来文地位受威胁呢?

陈伟豪·华社应该共同维护乡音

当我国的友族同胞们都以懂得华语和方言为傲时,为什么华人群体中还会有人反对方言和华语共存共荣呢?

傅文耀·为民政策宜更接地气

大马电召车法令去年已经在国会通过,在大选后新政府迅速执行该法令,也算是合情合理。

宋明家·统考十万八千里翻到“荷兰”

不管是马华的一里路,还是民政嘲讽希盟政府的十万八千里,个人认为,“独中统考”在新政府面对种种棘手挑战的当儿,不需要这么急躁的争取被承认。

何凡·统考与独中能切割?

果政府照单全收地承认了独中文凭,是否意味着承认了独中是政府教体系内的一个单位?

黄子豪·从素质教育角度承认统考

这种全面模式也犹如马来文界的国际英语测试系统(IELTS),可进一步让马来西亚在马来教育方面引领东南亚马来语系国家,甚至可能有朝一日,恢复马来语作为通用语(linguafranca)的地位。

王德龙·事在人为

对于人性的充份体认,可以避免上述的祸患。只看到一件一件的事,而看不到肇事的人,这并非人间的真相。看到成事的人,也就能够理解和纠正眼前一件又一件的事。华人传统的经学以及史学,正是这样的一门学问。经学以及史学的精神和智慧,可以提升人的思辨和判断能力,从而确保长远而真实的前路。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