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曹建廷·道德观不能靠学校教

发言场合是国家与土著未来大会,这番话或是为了讨好保守听众;不管怎样,我不赞同让孩子在校园接触宗教。但撇开宗教课不谈,我不觉得道德可以在课室“教”会。一个孩子的道德价值,必须是小时父母通过身教灌输,和从人生经历中得到领悟。

龙耀福·撞栏杆政治

民族主义?硬掰跟种族有关?宗教主义?哪个宗教司会站出来为他背书?社会主义路线?阿末玛斯兰要先离开巫统吧!共产主义?这不是等于政治自杀?
广告

傅文耀·怎么大家都做起民调了?

原本民调工作是一份专业,从调查对象、问卷问题设定,乃至对调查结果的分析解读,都必须具备一定专业知识。只不过,在通讯发达的今天,任何人要做问卷调查,只要上网填一份Google问卷,那么问卷调查就完成了。

邱颖慧·开放批判空间

新政府希望我们的社会以参与、赋权和民主为基础,同样的,教育难道就不是是参与、赋权和民主吗?

朱泉豪·改革选民不均的一小步

说白了,纠正此事须按部就班,不能一蹴而就。策略性妥协乃关键。一来改变过于突兀无助于争取广泛选民的支持和认同;二来其难度切不可轻视。

黄子豪·多维度视角下的独中统考

不知道应该感慨还是欣喜的是,双方学生家长至少都有同一个共识,那就是对国民学校教学素质之参差不齐绝对不敢恭维,对国民学校培育英才的功能完全没有信心,因而不敢冒险把孩子托付给这个系统。

廖济伟·是祸还是福?

;相反的,坏处则是通膨所带来的压力、房产价格的攀升令人民一屋难求及外来人才竞争所带来的不安感等,造成民间的反弹。

宋明家·我们都是杂种

对我而言,除了把这些数据对照自己的植物族群遗传研究,和用作课堂材料外,这些相关研究还是我们身为人类可以用来省思“人类”这个物种在自然界的定位,以及用一种新视角来检视族群和族群、国和国之间的关系。

李昱龙·玩手游和看视频影响视力?

星洲日报/画龙点津·作者:李昱龙·自由撰稿人·2018.09.05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