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路

傅文耀·怎么大家都做起民调了?

原本民调工作是一份专业,从调查对象、问卷问题设定,乃至对调查结果的分析解读,都必须具备一定专业知识。只不过,在通讯发达的今天,任何人要做问卷调查,只要上网填一份Google问卷,那么问卷调查就完成了。

邱颖慧·开放批判空间

新政府希望我们的社会以参与、赋权和民主为基础,同样的,教育难道就不是是参与、赋权和民主吗?

朱泉豪·改革选民不均的一小步

说白了,纠正此事须按部就班,不能一蹴而就。策略性妥协乃关键。一来改变过于突兀无助于争取广泛选民的支持和认同;二来其难度切不可轻视。
广告

黄子豪·多维度视角下的独中统考

不知道应该感慨还是欣喜的是,双方学生家长至少都有同一个共识,那就是对国民学校教学素质之参差不齐绝对不敢恭维,对国民学校培育英才的功能完全没有信心,因而不敢冒险把孩子托付给这个系统。

廖济伟·是祸还是福?

;相反的,坏处则是通膨所带来的压力、房产价格的攀升令人民一屋难求及外来人才竞争所带来的不安感等,造成民间的反弹。

宋明家·我们都是杂种

对我而言,除了把这些数据对照自己的植物族群遗传研究,和用作课堂材料外,这些相关研究还是我们身为人类可以用来省思“人类”这个物种在自然界的定位,以及用一种新视角来检视族群和族群、国和国之间的关系。

李昱龙·玩手游和看视频影响视力?

星洲日报/画龙点津·作者:李昱龙·自由撰稿人·2018.09.05

徐晓芬·泊车二三事

不知道你是否遇过车子被阻挡时,拨打对方手机号码无人应答,对方车子也拉上了手刹器,让你的车子动弹不得的情形。

张小兰·第一次把国旗挂起

这么多年来由于不满执政者、国家机器/政府并与之抗争,因此对于由国家机关主办或主催的独立日庆典,或鼓励和号召民众挂国旗等,都无动于衷,不感兴趣,没有热情也没有愿望和冲动去响应国家机关的鼓励与号召。但打从心底每年还是默默的在庆祝独立日,祝福我们热爱的这片土地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和平、幸福、安康。

陈芳龙·敦马,冷静一下

敦马对中国外资企业火力全开的速度,一般老百姓都来不及反应!“万里长城”乌龙事件的隔天,他又向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商碧桂园盖在柔佛新山的森林城市下重手。老人家说:“不准外国人购买森林城市的房地产”,但这么大的一件事,内阁各部会之间好像未经讨论,就他老人家说了算,不合常理!果然才隔一天,内阁又宣布同意“森林城市可售给外国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