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apps

李勇翔 ·中国模式适合大马吗?

相比之下,日本和韩国显然更适合成为大马的仿效对象。只是大马的新政府能否像日韩两国在教育和政策上对人才一视同仁、唯才是用,而不限于狭隘的意识型态呢?或许这才是大马新政府的最大考验。

陈孝仁·信任才能团结

刚刚过去的一周,马哈迪发表的两项言论,再次引起华社跳脚;他先是声称“大马华人很有钱”,因此政府需要缩小种族贫富差距,避免他们和更富有的族群,特别是华人发生冲突。

骆宇欣·华人真的有钱吗?

老马说他是在官访英国时发现很多马来西亚的华裔学生都有能力在那里留学,家长也负担得起昂贵的学费,反观国内很多马来学生上不起大学。
广告

陈美娟‧回归现实

509的欢呼和得意,应该逐渐淡然,仍沉溺在其中的领袖应该从中醒来,仍赋予满怀希望的选民们,也应该从“改朝换代”迷失中拨开云雾,看清眼前的景象,真正扮演监督的角色,否则下一个60年,也不过是走了一圈冤枉路。

连益华‧禁外劳掌厨?难!

原因是里头涉及太多人的利益。现今的外劳已经渗透大马各行各业,不少本地人单单依靠外劳就赚得盆满钵满,尤其是一些中介公司。政府禁止外劳掌厨,意味着这些人的利益受损,试问他们会积极响应政府这项政策吗?

傅文耀‧雪隆居大不易

为什么呢?第一,银行在审批贷款过程中,有一套风险评估方式,是按照个人的可支配收入(Disposable Income),也就是扣除了每月固定开销如:车贷,学贷或其他贷款后,才决定客户贷款是否获批。如果政府硬是要求银行贷款给不适合对象,将为我国金融体系带来风险。

骆宇欣·谁的大局?

政治迎来新格局是好事。因为没有不败的政党,只有不断革新换血的政府才能带领国家走向辉煌。然而,新格局必须要有新气象,才不辜负众望。

苏丽娜·Ketupat与肉粽飘香的季节

这一连几天的连假空档,让许多家庭与好友们能好好共聚一堂,而话题也自然少不了有关对“新马来西亚”后的感观与期许。

王小强·纳吉的玻璃心

这一个扪心自问,恐怕纳吉永远无法找到真正的答案,若他仍然消耗精神在隐瞒或否定过错上。这也是为何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最近发表的文告频频强调巫统的“否认”症候群,或至今仍然不见一个巫统领袖愿意就1MDB或鼓动种族仇恨政治等课题认错。对于他们而言,那都是政治炒作问题,无关失信、贪腐或滥权。

陈孝仁·姑里的选择不太明智

马哈迪透露,当初正是东姑拉沙里本人亲自上门会见自己,并提出以不信任动议的方式来推翻纳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