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apps

骆宇欣·回到原点

当权如今的不得民心,除了传说中的26亿丑闻,当然也和形象营造有关系。虽然胖不一定贪,瘦未必不贪,但面向大众,体型歧视多少是有的,肉肉的福相确实与宵衣旰食鞠躬尽瘁的既定印象相差甚远。不会说话或说得不够婉转也算是致命伤。

苏丽娜‧百姓是最大受惠者?

首先,当然就是首相声称比预期省下20亿令吉的双溪毛糯—加影捷运线,更堪称“游戏规则的颠覆者”和“真正的加影行动”。

曹兆康‧野狗和马来貘

流浪野狗一直是国内热议不止的课题。槟城就曾因为大举扑杀州内野狗,而遭到爱狗人士及保护动物协会谴责,但同时也有多人赞同此举为遏制狂犬病的措施。
广告

陈孝仁·希盟的隐忧

希盟四党的核心理念始终不一。希盟一再强调没有一党独大,但这也是极为不妥的政策。如果未来四党出现意见不合的情况,会不会再次发生类似伊党“抽身离去”的情况?这是希盟必须慎防的事。这也容易造成支持者和选票的流失。

白慧琪·沉迷内容农场的下场

网路发达,资讯虽然充斥生活,但贵精不贵多。我想,或许生活已经够苦闷,现代读者闲暇时不想在网路花花世界中,还需接触生硬的政经文教课题,因而转投轻松资讯。

骆宇欣·后真相时代

网络世界常说“有图有真相”,但是在人人都认定的“真相”里面,没图,反而成为销毁证据的藉口,辩解澄清反而成为欲盖弥彰的举动。一号官的那句——虽然有错也可改正……可是有贡献……相信一早就让人恨不得踩上几脚。

陈美娟‧大“千”世界

电话里头还换了一个哭泣的男孩子声音,哭着求妈妈要救他,男孩子说,他不过跟朋友同坐一车,不知道朋友放在他脚上的包包里有毒品。这个妈妈慌了。一位养大的孩子,真的犯事了。

陈勇成·从学习开始学起

这种资讯快餐文化,只会导致我们的脑神经越来越痴肥,只懂鲸吞,无暇审思。当然,要每个人都拥有相应的知识来辨别各别专业的内容是强人所难,但至少先唤起人类懂得吸取教训的本能,学会“学习”自身的经验,学会“学习”各个事件的共同与矛盾所代表的意义。

廖德来·播种科技教育

科技教育是一条漫长远路,除了期许以上单位能继续推广科技醒觉与教育工作,还希望有更多企业机构能赞助推广经费,甚至进而自办或发展更多相关科技教育单位,以让社会与国家能与时并进,早日完成先进国的梦想。

林德成·你是不是真的很快乐?

站在平民角度想,当反对党提出种种批评时,政府官员单凭数据报告就想交差?这不是四两拨千斤,而是逃避责任的行为。我们的快乐报告排名增加了,但是你内心感觉快乐吗?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