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Que Sera Sera

我脑中浮起60年代歌星桃丽丝黛(Doris Day)这首脍灸人口的名曲,歌词当中有一段,孩子问母亲:“我的未来会如何?我会长得漂亮吗?我会很有钱吗?”

郑丁贤·加影到波德申,画不好的葫芦

几年前的“加影行动”也是如此,通过小圈子计划和包装,硬是要逼他人就范,结果导致不满和反弹,造成公正党和民联分裂。

郑丁贤·师徒之义与父子之情

安华和阿兹敏有师徒之义,和拉菲兹则近乎父子之情,两边都不能割舍;况且,为了公正党的团结和完整,也无法只挺一方。
广告

郑丁贤·鞭了两个女同志之后

当然,多数马来西亚人都会觉得很无辜,这只是登嘉楼州内,少数一群人的决定,但是,却让整体大马人成为“野蛮”和“落后”的一群。

郑丁贤·震惊的一天

首相马哈迪也表示震惊,但是,他是因为反贪会的震惊而震惊;言下之意,反贪会又何必震惊!

郑丁贤 ·森林城市,谁的代罪羔羊?

在投资者眼中,一个国家换了政府,但是,新的政府必须继承所有的责任和义务,包括既有的政策不能急转弯,合约更加不能修改;如此,才能够维持一个国家的信用。

郑丁贤·马哈迪与中国的博弈

在法律上,中国认为,大马的政权轮替,是你们自家的事,和中国无关,依照国际惯例和法规,前朝政府的任何国际合约,接替的政府都有义务履行。

郑丁贤·马哈迪访华的华丽与苍白

不过,马哈迪就是马哈迪,总有主见。他说:“我同意自由贸易,但是,也要有公平贸易,马来西亚需要公平贸易,我们不想看到新式的殖民主义,因为穷国无力和富国竞争,这也是世界所需要的。”

郑丁贤 ·赢了政治,不要输了经济

厄安多安并没有屈服,反而要和美国打贸易战。你对我的钢铁抽重税,我准备禁止你卖苹果手机给土耳其人。问题是,以土耳其的实力,又如何能够和美国拗手瓜!重点是,厄安多安赢了政治,但输掉了经济。

郑丁贤·马哈迪和安华开战了吗?

在不同场合的演说和访谈中,阿都拉沙尼公开支持拉菲兹成为公正党的署理主席。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