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前进大马塔勒班州

我不是指乐浪岛的沙滩更加干净,也不是说瓜登的街道更加整齐了。我指的是伊党州政府积极展开宗教净化,进行道德洗涤工作,向塔勒班看齐,准备建立一个思想行为统一,没有杂质噪音的神圣空间。

郑丁贤 ·巫统迷航记

一个人毫无目标的乱闯,英文有一个生动的俚语来形容:“running like a chicken with its head cut off”──像是一只被砍掉头的鸡在乱跑。观察了上周末的巫统大会,让我有深切的体认。

郑丁贤‧波德申补选二三人物

当然,真正的主角是安华。他要通过波德申走入布城。作为未来首相之战,他获胜不是问题,但是,要赢得漂亮,才是光彩。
广告

郑丁贤‧我想(不想)和你在一起

阿末扎希想要踩三条船,然而,最终可能完全落空,掉入水里。哈迪和他的团队,此刻或许看清楚巫统并不是一个可以成为终身伴侣的对象,还是趁早划清界线,不要被它拖累。一段政治蜜月,也只是雾水情缘。

郑丁贤·说不出的不竞选原因

不参与竞选,就代表放弃政治参与的一个机会。奥林匹克的最高原则不就是“志在于参与,不在于取胜”吗!

郑丁贤 ·Que Sera Sera之二

很多人都在等待,或是期待巫统分裂,甚至瓦解;然而,他们不了解,巫统的分裂或瓦解,可能也是希盟的分裂或瓦解。

郑丁贤·Que Sera Sera

我脑中浮起60年代歌星桃丽丝黛(Doris Day)这首脍灸人口的名曲,歌词当中有一段,孩子问母亲:“我的未来会如何?我会长得漂亮吗?我会很有钱吗?”

郑丁贤·加影到波德申,画不好的葫芦

几年前的“加影行动”也是如此,通过小圈子计划和包装,硬是要逼他人就范,结果导致不满和反弹,造成公正党和民联分裂。

郑丁贤·师徒之义与父子之情

安华和阿兹敏有师徒之义,和拉菲兹则近乎父子之情,两边都不能割舍;况且,为了公正党的团结和完整,也无法只挺一方。

郑丁贤·鞭了两个女同志之后

当然,多数马来西亚人都会觉得很无辜,这只是登嘉楼州内,少数一群人的决定,但是,却让整体大马人成为“野蛮”和“落后”的一群。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