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 ·大集会不是反ICERD而已

在大马历史上,未曾出现任何集会超过10万人,即使在非常时期,包括烈火莫熄、净选盟等大集会,5万人就已经是峰顶了。要催出50万人潮,那只是阿末扎希和哈迪阿旺的美梦。然而,这并不表示可以掉以轻心。

郑丁贤 ·巫统可以没有马华吗?

除非有更大的变化,否则,巫统依然需要马华;这个组合未必可以赢得大选;但是,它是目前可以看到的选择。

郑丁贤·兴都庙事件,真相与责任

一些人被抓了,一些汽车被烧了,一间发展商展示厅被砸了,一名消防员生命垂危,一间庙宇前途未卜,一个国家的种族关系受到伤害!
广告

郑丁贤 ·庙宇.发展商.黑帮.种族关系

从客观事实分析,两个暗夜的骚乱,并不是种族问题,而是庙宇和发展商之间的纠纷,也是宗教和商业利益的矛盾。在法庭判决庙宇必须搬迁之后,反对搬迁的一方,就展开了守庙行动。如果对方以暴力方式试图取回土地,一场冲突势所难免。

郑丁贤.拉大是原则,不是工具

对待拉大,不能老是把它当成政治工具,可以利用时,捧在手心里,缺乏利用价值之后,就把它远远丢开。

郑丁贤·巫统和伊党的直线沦落

在国会会议中,当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回答关于ICERD的问题时,反对党的巫统和伊党议员集体起哄,高喊“racist,racist”(种族主义分子);议长甚至听到有人喊“滚回印度去”。

郑丁贤·一座公园的故事

如果要轻松一些,沿山也有人行步道,走一圈下来,大约一个小时,不怕迷路也不会辛苦;山下还有一座公园,有小湖和游乐园,老年人在漫步,妈妈们跳排舞,小孩们玩水溜滑梯。

郑丁贤 ·阿兹敏和公正党的未来

为了希盟的长远之计,不但马哈迪要有一个接班计划,安华也要有一个接班计划;或许在今后10年内,首相位子从马哈迪而安华,再从安华到阿兹敏,可以协助政治之稳定。

郑丁贤 ·公正党诡异的关键时刻

公正党党选从第一天起,就出现种种争议。从丢椅子的群众事件,到电子投票发生状况,以至一些地区的选举被取消,必须重新投票。看来,最后的结果,不会让各方信服。这个选举,不会结束公正党的内部份歧,相反的,或是一个党争的开始。

郑丁贤 ·谁搬走了乳酪?

而希盟竞选宣言,承诺收入4000令吉以下者不必偿还PTPTN,间接鼓励更多人不还钱。而希盟许多领袖之前发表无须偿还PTPTN的政治宣传,也让很多人存侥幸心理,以为希盟上台就可以豁免偿还。这是民粹政治的后遗症,鼓励年轻知识分子坐享其成,占他人便宜,不需要负责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