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180亿令吉的去向

是不是像电影“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Impossible)中,一个隐形的集团,利用电脑科技和障眼法,进入某国的财政系统中,偷龙转凤,把百亿元给吞噬了!

郑丁贤.不要亲手埋葬希盟理念

林吉祥和努鲁依莎可以光荣的披上国旗,而妮莎雅尤和冯启德就不能;这是否告诉大家,LGBT没有资格爱国,他们爱国的权利也可以被剥夺?

郑丁贤·双溪甘迪斯的实验成果

政治疲劳49.4%的投票率,史上第二低双溪甘迪斯的流动人口不多,而且是在星期六投票;客观条件上,应该可以维持合理的投票率。
广告

郑丁贤 ·双溪甘迪斯是政治实验室

洛曼胜选的机会很低,但是,作为一次试验,如果补选中马来票增加,很大程度上,会让巫统高层更加认同洛曼的作风,走激进的马来民族主义路线。反之,如果洛曼惨败,则显示激进民族主义已经失去市场,巫统高层就得改弦易辙。

郑丁贤·念念不忘国产车

听说马哈迪要打造新的第三国产车,不禁想起Tata Nano。

郑丁贤 ·现在是你做政府,不是吗?

怎么新的政府会以旧政府的“国家教育体制”,去拒绝它的选民对它的要求?何况,这又是希盟的竞选承诺!还有,不要把问题丢给前朝留下来的政策,也不要说是国阵的压力。要知道,现在是你做政府,你有你决定!

郑丁贤·新经济政策,换汤和换药

早在1990年,即是新经济政策的20年周期末端,马哈迪检讨过新经济政策,还换了名字,称为“国家发展政策”(NDP:National Development Policy)。

郑丁贤‧可敏的道歉,镇东的坚持

对于希盟和马哈迪的合作,他也用了“专门”为华裔普罗群众而设的逻辑和比喻,把合作关系合理化,但是,对马哈迪个人却是带有人身攻击的意味。

郑丁贤·寻找议长的始末

先说议长,我绝对支持前法官出任议长。阿里夫是否称职,要看他今后的表现;不管怎样,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郑丁贤·大马是查基尔的安乐窝?

大马之外,印度政府以他涉及恐怖主义活动和洗黑钱而通缉他;孟加拉指2016年达卡恐袭的凶手是受他煽动;英国、加拿大等国家禁止他入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