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b Abdullah,法律、道德、宗教

非婚生子或许不符合宗教之道德要求,但是,生下来的孩子不能冠父名,无辜的孩子,其一辈子就将受到歧视,失去应有的地位和尊严,乃至不能继承财产,这是何等的惩罚,造成更大的道德问题。

郑丁贤‧马哈迪的名字

当副首相阿末扎希挥舞手上的手机,告诉巫统区部代表,他手机里有马哈迪的身份证照片,而照片中人的真正名字是“Mahathir Anak Lelaki Iskandar Kutty”。

郑丁贤·大选风向球

各种针对不同群体的讨好动作,配合走入民间的行程,预告政治气象又产生变化。原本一般认为将推到明年的大选,似乎不是那么遥远,而有可能拉回今年。是什么原因改变了政治风向球?
广告

郑丁贤‧敦刻尔克,生存就是胜利

邱吉尔做了一个逼不得已的决定,要把大军撤回英国本土。但是,谈何容易,德国坦克步步进逼,空军在空中轰炸,舰艇在海上伏击。

郑丁贤·印裔穆斯林与土著

当然,土著和非土著的区分,不是今天才有,也不是在纳吉时代最为巅峰;但是,随着马来人社经地位的提升,特权和优惠已经不是必要,反而成为族群的依赖,阻碍了族群的自力更生,奋发前进的精神。

郑丁贤‧捷运值得人民的掌声

大马的执政党和反对党,以及两方阵营的支持者,不管他们有没有搭乘捷运,也不管他们有没有受惠,都已经各据一方,在轨道的两边展开骂战。

郑丁贤·伊党的人类管理实验室

就算公开鞭刑雷厉风行,鞭到丹州没有人通奸,也没有人喝酒;加上男女隔离奏效,连街道都分为男人街和女人街,或是把女人全部关在家里;试问,丹州的贫穷、失业、水患、生态、犯罪问题就解决了吗?

郑丁贤‧重选是逼害?还是大礼?

他回覆:“才不是。我原本对政治已经冷漠,不想让政客再干扰心情,只是,最近火箭被下令重选,我的火气又上来了!”

郑丁贤·考一科国文,没那么难啦

现实是,我们活在马来西亚;幸或不幸,这个国家的官方语文是马来文;阁下作为大马公民,喜不喜欢,都必须掌握国语。

郑丁贤‧行动党始终不了解马来社会

现今的大马政坛,政党流行找队友,目的是壮大自己,削弱对手;然而,找队友得提防反扑,还得谨言慎行,否则後果反而是壮大对手,削弱自己。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