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 ·沙巴人的政治迷惘

之前在担布南,我见到的是内陆的卡达山杜顺人,而兵南邦接近首府亚庇,是半城市卡达山人的聚集地。而我听说,半城市地区的卡达山人,对族群课题更敏感,批判能力更强。

郑丁贤 ·遥远但不平淡的玻璃市

马哈迪到玻璃市,掀起一阵热潮。(图:星洲日报)

玻璃市的选情,感觉上不如新山的热烈,但是,平淡的背后,可 能是波诡云谲。

郑丁贤 ·高潮到反高潮

林吉祥美其名是“捍卫”依斯干达公主城(振林山),但是,策略上是一大倒退,也造成行动党竞选的温度急降,成为反高潮。上一届的振林山之战,是他的神来之笔,成功的把柔佛州所有华人选区烧了起来。如今,捍卫公主城,成为守在城堡里的公主。
广告

郑丁贤‧阿德南的政治遗产

沈桂贤(左):乘胜追击。张健仁(中):收覆失地。蔡文铎(右):华裔选民希望有执政,也有监督的代议士。

阿德南当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好,他行动缓慢的上台,然后以低沉的嗓音告诉台下的华人听众:“我是阿德南,不是白毛。”台下听众报以热烈的掌声。然后他说,华人是砂拉越不可缺少的一部份,绝对不是外来者。

郑丁贤‧砂州选举的两种旋律

人联党陈超耀(左)和公正党张有庆(右)。

而现在,悠闲的美里,还未感染到选举的燥热。美里市议员吴克成说:“两年前的州选,还在人们的脑海里,大家好像还没有做好准备,大选却又来了。”

郑丁贤·垦殖民主导三分一江山

看似郊野,却有高度政治地位的垦殖区。

西马120个半城乡和乡区国会选区,将近半数有垦殖区,国阵上届赢了其中的85%。巫统深深了解,一旦失去垦殖民支持,就是政权岌岌可危的时候。反对党也知道,如果没有垦殖民的支持,布城还是遥不可及。

郑丁贤·亚依淡的两边风景

魏家祥对垒刘镇东,或许是亚依淡华人的两难。(图:星洲日报)

在华人的政治激情比较沉淀的此刻,要把魏家祥的华人票再往下拉低,逻辑上难行得通。行动党只能期望“马来海啸”。刘镇东作为马来海啸的倡议人,他自己是最佳的实验者,而亚依淡可以作为马来选民为主(58%)的选区,正是适当的实验室。

郑丁贤 ‧ 土团解散,断臂还是砸脚?

土团解散,它的影响并非单一的,而是在不同选民区块,产生不同的正面和负面作用。究竟它砍掉了希盟的胳膊,还是砸坏国阵的脚,还得看双方在往后短短几个星期的策略操作。

郑丁贤‧新山开门

沙里尔露出他一贯的笑容,回答:“我的机会是50%。”

郑丁贤 · 重划选区,谁造成的后果?

2013年的第13届全国大选,约64%的马来选民把票投给国阵,单是巫统,就赢了87席,而民联在当时的伊党和公正党催谷之下,也只能赢得36%马来选票。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