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波生

林瑞源·期望希盟两年后有所改变

希盟的5年执政期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由敦马哈迪领导,第二阶段是安华接班。第一阶段路线已定,对华人来说,没有太大惊喜,只能寄望第二阶段取得突破。

林瑞源·此刻不与纳吉切割,更待何时?

财政部长林冠英在下议院指出,消费税实施至今年5月31日,理应退款194亿令吉给商家,但信托户头仅剩14亿8600万令吉,180亿令吉款项已被“打抢”。

林瑞源 ·希盟应更有自信

希盟不能一直靠反对党不争气来过关,必须更有自信及施政规划,因为政绩才是捍卫政权的关键。
广告

林瑞源.马哈迪的果敢与固执

虽然敦马已不再是政治强人,但他掌控大权,希盟中有谁能够劝阻他放下执着,走向更宽敞的道路?

林瑞源 ·新马来西亚还很遥远

希盟的改革动力主要来自公正党,而不是种族政党土团党,如果公正党内部份化,希盟将失去互相制衡的能力,要催生新政治就力有不逮。此外,希盟也不想在双溪甘迪斯及无拉港州议席补选期间,节外生枝。综合上述原因,估计种族和神权政治还会再嚣张一段时间。

林瑞源·希盟尝到民粹政治的苦果

为什么希盟在草拟竞选宣言时,许下那么多无法兑现的诺言?有几种说法,包括为了取胜,采取讨好选民的策略;没有掌握到准确的数据,才做出不实际的承诺;过于相信遏止贪污能够减少大量开支,忽略废除消费税的财务冲击;以为入主布城的机率低,没有考虑到胜选的后果。

林瑞源·治国不能没有方向

希盟不能一直沿用旧的东西,必须有新的想法,特别是在经济方面,才能走出一条宽敞的道路。首相敦马哈迪不时提起上世纪80年代的计划,包括向东学习、向日本贷款、发展新的国产车、继续推行扶弱政策、计划复兴马来西亚联合公司概念,就让人感到混淆,为何又回到旧时代?

林瑞源·公正党的继承人之争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的急先锋,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开了第一枪,她指出,公正党不能像巫统那样限制高职不能竞选,并宣称阿兹敏能够担当大任。

林瑞源·新一轮的斗争开始了

反对党攻击的第一个课题是,希盟推荐前上诉庭法官莫哈末阿里夫担任下议院议长的程序违反议会常规(政府必须最少14天提呈议长人选予国会秘书处)。在抗议无效下,巫统和伊党议员集体离席。

林瑞源·只会煽动种族情绪

连前巫青团长凯里也看不过眼,他批评巫统新领导层在党选后,并没有认真改革,反而不断玩弄种族情绪,重复地为前主席纳吉筹款。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