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波生

林瑞源·希盟尝到民粹政治的苦果

为什么希盟在草拟竞选宣言时,许下那么多无法兑现的诺言?有几种说法,包括为了取胜,采取讨好选民的策略;没有掌握到准确的数据,才做出不实际的承诺;过于相信遏止贪污能够减少大量开支,忽略废除消费税的财务冲击;以为入主布城的机率低,没有考虑到胜选的后果。

林瑞源·治国不能没有方向

希盟不能一直沿用旧的东西,必须有新的想法,特别是在经济方面,才能走出一条宽敞的道路。首相敦马哈迪不时提起上世纪80年代的计划,包括向东学习、向日本贷款、发展新的国产车、继续推行扶弱政策、计划复兴马来西亚联合公司概念,就让人感到混淆,为何又回到旧时代?

林瑞源·公正党的继承人之争

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的急先锋,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开了第一枪,她指出,公正党不能像巫统那样限制高职不能竞选,并宣称阿兹敏能够担当大任。
广告

林瑞源·新一轮的斗争开始了

反对党攻击的第一个课题是,希盟推荐前上诉庭法官莫哈末阿里夫担任下议院议长的程序违反议会常规(政府必须最少14天提呈议长人选予国会秘书处)。在抗议无效下,巫统和伊党议员集体离席。

林瑞源·只会煽动种族情绪

连前巫青团长凯里也看不过眼,他批评巫统新领导层在党选后,并没有认真改革,反而不断玩弄种族情绪,重复地为前主席纳吉筹款。

林瑞源 ·种族课题是最大的挑战

既然土团党的定位是取代巫统,成为最大、最能保护马来人的政党,那么它就必须彰显民族主义,压倒巫统,不能让巫统的种族牌,反过来阻止土团党的壮大。

林瑞源·纳吉与嘉马

如果巫统领袖是忠诚为人民服务,相信人民会继续拥戴,不会让他们失去权位。但是,若真的以民为本,为何会发生一马公司弊案?

林瑞源 ·巫统危在旦夕

广东俗语“有多久风流,有多久折堕”,是巫统现在最佳的写照。巫统风光了60年,目前是衰运连连。

林瑞源·“新马来西亚”不是一天建成的

先谈体制问题,在三权分立制严重倾斜、行政权膨胀后,一些人就利用职权来盗窃国家财物,一马公司弊案是最好的例子。

林瑞源‧巫统输得不够彻底

第三,巫统援助土著的角色,将由希盟取代,在土著经济议程下成立的机构也由希盟接掌,在马哈迪的影响下,一些马来选民会转而支持希盟。政治是最现实的,相信会有越来越多巫统党员退党,比如巫统峇眼色海国会议员诺阿兹米退党,成为支持希盟的独立议员,并且将加入土团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