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碎影

江迅·日历书的文化价值决定它能走多远

都说“日月如梭”,2018年快过去了,很多朋友已开始挑选新年日历了。年年重复,年初踌躇满志,年末一事无成。但这并不影响自己在年末怀着好心情,再去挑选一本合心意的新日历书,因为有了它,就似乎怀了新年新希望。

江迅‧纪录片正向“网生代”审美靠拢

为了追求视觉体验上的极致感,超微观摄影,显微拍摄,动画再现,互动式摄影控制系统等影像语言纷纷被启用。高度精致的细节,让作品经得起片段式的切割呈现,而这又符合互联网的“碎片化”传播规律,一批关注平凡人生与传统文化,制作精良的网生纪录片正在走红。

江迅‧7千人听金庸演讲,或许“后无来者”了

金庸不是口才高手,但他的演讲成功了。演讲者想要讲一场好的演讲,主办方想要办一场好的演讲,听众也想听一场好的演讲,而完成一场好的演讲,是三方共同期待有些作家演讲前两天,会与我作“认识听众”的交流:????听众人数多少听众来自哪哪个年龄层为主他们想知道什么金庸只是在演讲上台前在嘉宾室里,问了我这些情况。
广告

江迅‧池上10年:晒秋也是一种文化

“晒秋”是一种文化,是一种农耕文化,又是一种农事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根”那天与日晖池上国际度假村董事长郑越才一起早餐,他说过一句充满哲理的话:池上的“秋”,“晒”的是历史发展的“根”,又是未来前进的“根”,当今要做的就是“培根”,“护根”。

江迅·从范冰冰的道歉信看错字错句

范冰冰的道歉信中的错误,主要是句子成分残缺、用词不当、次序颠倒、概念模糊。道歉信第一段用了“反思、反省”,可既然是“致歉信”,那再用“反思”就显得多余了,应该删除“反思”,保留“反省”;“摆正国家利益、社会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和“出现利用‘拆分合同’等逃税问题”是搭配不当;“我诚恳地向社会、向爱护关心我的朋友,以及大众,向国家税务机关道歉”是逻辑关系混乱;“没有人民群众的爱护,就没有范冰冰”不合逻辑;“向关爱我的朋友家人”中“朋友家人”有歧义……此外,还有标点错误和错别字。

江迅‧重名:从人名到书名

搭顺风车而“撞脸”,令“多胞胎”书名频现。当年,“谁动了我的乳酪”引入中文版,不到三个月发行量高达百万册,随之是争相呈现的“我的乳酪谁动了”,“我动了谁的乳酪”,“谁的乳酪动了我”,“谁和我一同动乳酪”,“谁敢动我的乳酪”......令人目不暇接;到后来更出现多种“衍生品”:“谁动了我的稀饭”,“谁动了我的肉包子”等。

江迅.从两张请假条看“新式文言回潮”

当下学界视这一现象为“新式文言回潮”,特别是年轻人用文言文写辞职信、自荐信、作文等现代文本。

江迅‧“把博物馆带回家”成了一种时尚

每去一家博物馆,我也愿意花些时间在博物馆商店停留,看着琳琅满目的产品,体会时光错落。就说北京故宫,3年前,故宫在红墙外的东长房区域,开设故宫博物院的“最后一个展厅”,即文化创意体验馆,包括丝绸馆,服饰馆,生活馆,影像馆,木艺馆,陶瓷馆,展示馆和紫禁书苑等8间展厅,展示和销售故宫博物院研发的各类文创产品,让参观游客“把故宫文化带回家”。

江迅.“交接”不是“仪式”,“滴水”不是“漏水”

原本以为,香港政府高官的中文都好不到哪里去,没想到,还如此精于用词。学习了,“交接”不是“仪式”,“滴水”不是“漏水”。其实,中文的字和词确实博大精深,人们在用字用词时,一不小心就会出错。

江迅‧古代书画再掀新一波热潮

中国影视剧埋下书画故事并不鲜见。乾隆热衷书法,画画,写诗,鉴赏古玩,大清宫中珍藏的各种珍贵字画,都是乾隆最爱。早在十几年前的“铁齿铜牙纪晓岚“系列电视剧中,乾隆常常在名书画上盖章的怪癖被多次调侃,剧中也多次出现书画道具。近一个时期来,随着国产古装剧在制作上越来越精致,古代日常生活中的书画作品,在剧中频频露脸,为观众展现传统文化精髓。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