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郑钦亮‧敦马可以解除的困境

如果真把改朝换代当作是新大马的重生,要塑造一个比61年前独立1.0更公正和更团结的马来西亚,就不适合再强调非土著霸占城市,土地和产业论,尤其像这种“久而久之,城市由单一种族所拥有,我们只好住在郊外”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对非土著的恭维,也何尝不是提醒土著对非土著的戒心?

郑钦亮 ·敦马走的什么棋

政府决定换策之际,最重要是能把伤害降到最低,一刀切下之后,总得帮忙包扎止血,不然血花四处乱喷,要好好收拾更加麻烦。

郑钦亮‧敦马访华应有不爽

如果中方确如敦马所说理解并接受大马之难,却没有进一步的表现,而敦马又提及马方必须承担相当巨大的赔偿金,正是在说明中方并没有打算通过外交方式处理马方毁约问题,一切都回到原本的商业手段去进行后续的理赔交涉。
广告

郑钦亮·老马神州大斗法

你接待规格不高,我就送一句“新殖民主义”;你的一号三天后才见我,我就在你家砍掉东铁和沙甲天气管;你们只是打太极说“中方坚定奉行中马友好”,我就说欢迎中资来马并支持一带一路。

郑钦亮·猛马过江有好戏

中国投向大马的都是真金白银,是通过国与国之间拉拢的发展项目,有跨国合约约束,当然不能凭老马一句“不必要”就把数以百亿令吉的投资当作“往事”。

郑钦亮·AES早就该一刀切

记得6年前AES实行时,运作方式就存在一些“猫腻”的想像空间。

郑钦亮 ·宣言2018

老敦马比谁都更了解政府部门有数之不尽的小拿破仑,和数之不尽的合约约束、传统以及规矩。所以谁给希盟百日打分数,都是主观问题,而且对宣言内承诺的项目没有直接帮助。倒是对希盟付出全部真感情和寄予厚望的老百姓,心情可纠结了。

郑钦亮·纳吉越来越林冠英

如今他俩的对骂经过了一个朝代,骂到在朝的变成在野,在野的变成在朝,仍然继续对骂。

郑钦亮·外包评审统考文凭

副教长张念群日前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她不知道前朝副教长她宗亲张盛闻指的一里路定义是什么,但她有信心希盟承认统考文凭所需的时间很大可能不会太久。

郑钦亮.“很黄书琪”的翻译

黄书琪是凭哪一点把握确定大部份习惯翻译大官说话的中文媒体翻译有出入?但人们清楚知道她的最佳诠释。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