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郑钦亮‧荒谬的废死补偿金

在道义上,国家若要废除死刑,第一件要做而且最应首先考虑的是受害家属的感受,而不是考虑国家在死刑制度上的国际地位或“人道”等级,因为国家的国际形象与受害者无关,但凶手完全破坏一个家庭从今以后每一代的天伦和前途,国家竟然要他免于被处死偿命,这又是属于哪一级别的人道主义?

郑钦亮 ·希盟粉丝不上当

这就是希粉的可爱之处,他们认为自己造就了充满希望的马来西亚2.0,对新政府深信不疑又长情,常会采用“才刚执政”的理由,认定所有坏评都是恶意和有阴谋。

郑钦亮·受封已经可要可不要

火箭议员以前都没有过有功人士,那是政治因素,后来执政槟雪后有了受封人士,也是政治因素,如今执政中央后再在马六甲出现有功人士,还是政治因素。
广告

郑钦亮.废收费站和废死刑

说什么制定竞选宣言时纳入取消收费站,是没想到会执政,这么说都不知要如何形容支持希盟的选民的心情了。

郑钦亮·废除死刑该不该

有一种说法指废死会让原本视死如归的恶徒更加胆大妄为,因为被捉也不必死了,案子反而越做越大。

郑钦亮·大路上的交通野兽

周一凌晨从北南下回吉隆坡时,想起5命车祸,步步惊心,没敢超速,但一样是三百里路的惊和慌。

郑钦亮‧永别了慈善家黄双安

他为了协助消除印尼人对华人的误解和敌意,通过各种关系而成功将传授中华文化的“孔子学院”设立在印尼伊斯兰大学,让印尼土著和华裔一起学习并交为朋友;他每一年都会资助保送数十位印尼人到中国学习,说他们回国后,将会向他们的同胞宣传华人的友善和中文的博大精深;他全力支持和鼓励我通过“印尼星洲日报”主办各种慈善,派礼和有关中华文化的活动,经费全由他负责,但要记得不必为他个人作任何宣传......。

郑钦亮·罗斯玛穿了橘色衣

罗斯玛秀走到这个阶段,一些人开始在等待,等的是历史性镜头,即是她穿上橘色扣留服的历史性一刻。

郑钦亮 ·大马的中国话力量

前朝的拖泥带水,在全球喜迎中国土豪游客的大潮中依然把政府部门用上中文或华语政治化与敏感化,是最无厘头的选择,单单是机场播报华语和提供足够中文指示牌让大量来马的中国客了解访马讯息,都得经过政治讨论再讨论,确实不可思议。

郑钦亮‧希盟的头壳还没坏

巫统也认为他们与月亮的合作,除了可以凝聚成为更强大的马来人力量,也可以轻易取代希盟里的华基民主行动党,并以马来人大团结之名,牢牢守护正在被非土著“侵袭”的马来主权,恢复真正马来人在朝,非马来人都在野的传统局面。巫统更相信,只要以马来人大团结和捍卫土著之名出击,无论是老马或是未来接手的安华,都难以拒绝“民族大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