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

郑钦亮·无拉港的邪恶联盟

郑钦亮·马华是傻或天真?

无论是基于什么理由,无论是用小脑或大脑来想,在政治上,马华只能继续把月亮党当魔鬼,“生人勿近”,没得妥协。

郑钦亮·为何针对中国热钱

我们是首相管的,是“相无戏言”,意即敦马说的话,直接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国家。
广告

郑钦亮‧敦马可以解除的困境

如果真把改朝换代当作是新大马的重生,要塑造一个比61年前独立1.0更公正和更团结的马来西亚,就不适合再强调非土著霸占城市,土地和产业论,尤其像这种“久而久之,城市由单一种族所拥有,我们只好住在郊外”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对非土著的恭维,也何尝不是提醒土著对非土著的戒心?

郑钦亮 ·敦马走的什么棋

政府决定换策之际,最重要是能把伤害降到最低,一刀切下之后,总得帮忙包扎止血,不然血花四处乱喷,要好好收拾更加麻烦。

郑钦亮‧敦马访华应有不爽

如果中方确如敦马所说理解并接受大马之难,却没有进一步的表现,而敦马又提及马方必须承担相当巨大的赔偿金,正是在说明中方并没有打算通过外交方式处理马方毁约问题,一切都回到原本的商业手段去进行后续的理赔交涉。

郑钦亮·老马神州大斗法

你接待规格不高,我就送一句“新殖民主义”;你的一号三天后才见我,我就在你家砍掉东铁和沙甲天气管;你们只是打太极说“中方坚定奉行中马友好”,我就说欢迎中资来马并支持一带一路。

郑钦亮·猛马过江有好戏

中国投向大马的都是真金白银,是通过国与国之间拉拢的发展项目,有跨国合约约束,当然不能凭老马一句“不必要”就把数以百亿令吉的投资当作“往事”。

郑钦亮·AES早就该一刀切

记得6年前AES实行时,运作方式就存在一些“猫腻”的想像空间。

郑钦亮 ·宣言2018

老敦马比谁都更了解政府部门有数之不尽的小拿破仑,和数之不尽的合约约束、传统以及规矩。所以谁给希盟百日打分数,都是主观问题,而且对宣言内承诺的项目没有直接帮助。倒是对希盟付出全部真感情和寄予厚望的老百姓,心情可纠结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