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里藏心

何俐萍‧当文化染上赌博

当单纯的竞技染上赌博的色彩,它追求的已不是两鸡厮杀的快感,更在意的是金钱的输赢。

何俐萍‧体制与毒瘤

俗话,癌可从口入,亦可从口防,要让毒瘤缩小或消失,还必须从改变体质(体制)做起。

何俐萍·从补选测政治风向

既然查米拉将稳守丹绒拿督几乎已成定局,国阵的大军为何相继到丹绒拿督扎营,连首相纳吉也必须亲自跑一趟?这场从表面看来毫无影响力的补选,从投票率和成绩,虽不至于成为来届大选的政治风向标,但多少还是可测出一些政治风向,带出一些讯息。
广告

何俐萍·找机会,活下去!

从专家、学者,到最接地气的商贩早在去年年底已先后预告,今年的经济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就在大年初四传来汽油价格再度调涨的消息,让人更加坚信,今年会是行情冷嗖嗖,挑战严峻的一年。

何俐萍‧登高望远──对阿邦佐的期许

论资历,阿邦佐哈里接任首长是不受争议的。但有珠玉在前,阿邦佐哈里上任后最大的挑战是要如何延续阿德南的政策,甚至是要苦思如何比阿德南做得更好。

何俐萍‧“阿德南精神”形成的监督力量

阿德南走後,很多人开始担心,阿德南效应将会快速退去,没有阿德南“罩”着的砂拉越即将风云变色,也将进入政治动荡的时期。

何俐萍·教育不是政治工具

政客把教育当成较劲的工具,每读到有政客指责拨款未发放是政府把华小视为标靶,我虽极不认同这是如不负责任的政客所言般,是意图消灭华文教育之举,但当同样的情况一再重复发生,不需有心人从旁煽风点火,人民久而久之也会不免揣想,这背后必有不可告人的议程。

何俐萍‧圣诞平安

“我只是一个撒种的人,会不会收成,会在哪里收成,我并不知道。”万千迷途的羔羊,能找回一个是一个,每一个成功的案例都足以让人欢心满足。长辈当年不知道,自己五音不全的歌声,音符像是撒播在死囚一亩心田的种子,渐渐发芽成长。“

何俐萍‧漫漫公义路

比尔卡勇的案件会经历多少波折才会让真相水落石出?漫长的司法路,政府对土着习俗地的决策会否比判决更早一步出炉?

何俐萍·没有更好,只有更坏?

2016年即将结束,几乎绝大部份遇到的人都告诉我,2017年的情况只会变得更糟糕,不会更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