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里藏心

何俐萍·让关键多数发挥最大效应

当统治者和王室成员相继开腔谴责这等极端的言论,作为国家的一份子,我们除了拍手叫好,也要扪心自问我们还能做什么?事情需要一体两面看,极端言论的涌现对向来强调崇尚中庸治国精神的大马是一再地敲响人们心中的警钟,也是提醒我们是要甘于当被丢进温水里慢煮的青蛙,还是要时刻保持最高的警觉及采取必要的相应行动?

何俐萍·谁最欢喜谁最忧

“没有作业簿,学生如何打发时间?”“家长可能转而纷纷把孩子送到补习中心”、“教师已经身兼多职,哪来多余的时间出题?”心态不改恋,带着老旧的思维谈解决方案,谈什么教育改革,向芬兰教育学习等,终究还是一场梦。

何俐萍·合并,无须太悲观

华社只要坚守以上三项原则,如此合并不再是忌讳不可触碰的课题。在众多华社的意见反馈中,个人认为以华教分子蔡文铎的看法最中肯,先为符合合并条件的华小进行搬迁和建设工作,有模式可参考,成功先例为样本,自然有它的说服力。这远比担心扛着“民族罪人”的包袱,却比搔破头皮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来得务实。
广告

何俐萍·忘记不是潇洒

管是过去的马哈迪,还是今日的纳吉,都无可避免需要受到时刻的检视,所有今天为马哈迪背书的反对党领袖也亦然。曾经犯下的错误没有下台后“悔改”,即可一笔勾销这回事,更不是一句要放眼改朝换代的大格局,强硬要求大众潇洒忘怀。

何俐萍·还有能力说“不”吗?

昨天是蔬果,今天是啤酒,接下来呢?会不会有更多莫名奇妙的指示或禁令,只要打出“不安全”、“敏感”、“不必要”,或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会下雨”的理由,就可盖下拒批的印章?

何俐萍‧916,庆祝意义在哪?

东马的物价比西马高出许多,当东马人民更明显感觉被生活重担压得苦不堪言,916马来西亚日前3天油价再调高,更坏了大家迎接916的兴致。但平心而论,这些年我们有过欢庆916的愉悦心情吗?若回望走过的建国路,恐怕是愤怒多於喜悦。究竟是60还是54,这麽多年了,我们还在争议不断,东马人愤懑的情绪高涨,但东马人口中的“马来亚”人或许还困惑於东马人何必这麽激动?

何俐萍·教育不是政治武器

英语曾经是砂拉越的官方媒介语,若不是时任教育部长拉曼耶谷当年在砂拉越参组大马的5年后,拍板决定东西马统一采用国语为官方媒介语,今天一切有关复兴英语在砂拉越地位的争拗都不会存在。但历史没有回头路,前人的决定,代价注定由后人偿还。

何俐萍‧人伦悲剧

在砂拉越相继揭发有两宗共3名受害者自儿童期已沦为至亲泄欲的对象,一个西马的朋友和我谈论起这两起人伦悲剧时,对我用了Sakai,这个叫人极度感觉不舒服的字眼。

何俐萍‧独立.国庆

是独立抑或该称为国庆,纵使政府多年前意识到称呼已挑起东马人的敏感神经线,决定把原有的独立日(Hari Kemerdekaan)改称为国庆日(Hari Kebangsaan),却未能浇熄东马人民心中的怒火。近年,更有一小撮人发动拒绝承认831,更鼓吹大众集体拒绝庆祝,走向极端的争取手段,已经为社会埋下危险的因子,也是我们最不欲乐见的。当我们畅谈国民融合,东西马人民本是一家亲,因为对一个节庆定义的各有诠释,已经严重撕裂东西马人民的感情,隔阂未能消弥反倒在彼此间再筑起一堵更高丶更厚的围墙。这,真是我们想要的吗?

何俐萍‧当社会渐失温度

这些媒体人生活在被喻为文明和象徵进步的西方国家,在中国的土地上接触到举凡购物丶用餐和使用公交系统等,付费前先被业者指引往墙上的二维码扫描,他们和我这个来自大马的媒体人一样一时难以适从,只能尴尬向业者坦承我们非本地人,只能现金付费。未来5年丶10年,纸钞在泱泱大国会否消失无踪,在阿里巴巴集团今年4月已宣布成立“无现金联盟”,落实无现金体系社会不再是个梦。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