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里藏心

何俐萍·教育不是政治武器

英语曾经是砂拉越的官方媒介语,若不是时任教育部长拉曼耶谷当年在砂拉越参组大马的5年后,拍板决定东西马统一采用国语为官方媒介语,今天一切有关复兴英语在砂拉越地位的争拗都不会存在。但历史没有回头路,前人的决定,代价注定由后人偿还。

何俐萍‧人伦悲剧

在砂拉越相继揭发有两宗共3名受害者自儿童期已沦为至亲泄欲的对象,一个西马的朋友和我谈论起这两起人伦悲剧时,对我用了Sakai,这个叫人极度感觉不舒服的字眼。

何俐萍‧独立.国庆

是独立抑或该称为国庆,纵使政府多年前意识到称呼已挑起东马人的敏感神经线,决定把原有的独立日(Hari Kemerdekaan)改称为国庆日(Hari Kebangsaan),却未能浇熄东马人民心中的怒火。近年,更有一小撮人发动拒绝承认831,更鼓吹大众集体拒绝庆祝,走向极端的争取手段,已经为社会埋下危险的因子,也是我们最不欲乐见的。当我们畅谈国民融合,东西马人民本是一家亲,因为对一个节庆定义的各有诠释,已经严重撕裂东西马人民的感情,隔阂未能消弥反倒在彼此间再筑起一堵更高丶更厚的围墙。这,真是我们想要的吗?
广告

何俐萍‧当社会渐失温度

这些媒体人生活在被喻为文明和象徵进步的西方国家,在中国的土地上接触到举凡购物丶用餐和使用公交系统等,付费前先被业者指引往墙上的二维码扫描,他们和我这个来自大马的媒体人一样一时难以适从,只能尴尬向业者坦承我们非本地人,只能现金付费。未来5年丶10年,纸钞在泱泱大国会否消失无踪,在阿里巴巴集团今年4月已宣布成立“无现金联盟”,落实无现金体系社会不再是个梦。

何俐萍.爱到极至是放手

撇开琼瑶和继子女之间的恩怨不谈,琼瑶不惜自揭\"家丑\",在作家名气的效应下带动社会去谈善终、正视善终权,是把小爱扩大为大爱,也让社会大众从琼瑶细腻的文笔中审思,当生活从生命中退席,靠加工延续的生命对无意识的病人是极不人道。

何俐萍·拒绝再盲信

砂拉越该当和沙巴联手出击,拒绝再逆来顺受,从过去的被动化为主动。沉缅在过去是往事不可追,正如许多东马人还耿耿于怀8月31日根本不是东马人的国庆日,扰攘了几年仍犹如扔到大海里的一颗小石子,激不起任何的涟漪。

何俐萍‧人言比病毒更可怕

最让前线人员疲於应对的不是如车轮战式的疫苗注射工作,他们最惧怕的不是在注射过程也冒着可能被狗咬,或是不知何时被病毒感染的风险,而是在前线作战,屡屡传来打击士气,混淆人心的消息。不管是散播哪个地区又已“沦陷”,或是抱持一种等待出差错,准备看好戏的心态。那些到疫苗场所亮亮相丶再拍张照,借此证明“本人到此一巡”,却在事後发文告质询的政客,绝对是乱上添乱,扰乱工作。

何俐萍·比庆祝更重要的事

从如何应对到克服,将是考验砂拉越政府危机处理手腕与能力,也展现在这条追寻自主的道路,我们迈出的脚步究竟是跨前还是走在后退的路。

何俐萍‧抗癌路上,你不孤单

临终关怀工作者冯以量连续3年在西马推动“爱光头”,一年比一年获得更多人响应号召,他更许诺会每年主办一次,直到安宁疗养院完成建设。“爱光头”在西马掀起波澜,与其说是冯以量在朋友圈有号召力,倒不如说诚挚的字句唤起了许多人心中的伤痛,多少诀别的伤心记忆,都在旁人轻拨心弦时被唤起。

何俐萍·上诉,不是坏事

陈长锋曾经拥有澳洲公民权是事实,他曾经签署对澳洲效忠的宣誓书也不是捏造,若是如行动党所言,陈长锋在2016年州选举提名前已经放弃澳洲公民权,如此衍生的争议是法律上是否有明文规定“曾经效忠”其他国家是否已自动失去竞选国州议员的资格?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