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

何俐萍.自主权,有可为有可不为

从已故阿德南来到阿邦佐哈里的时代,自主权课题历久不衰。举凡牵扯到自主,砂拉越心中那把火像是被人泼上热油般,顿时熊熊燃起。

何俐萍:苍苍野草,“另类”风景

驾车经过古晋一些要道,映入眼帘的不再是整齐的园艺景致,而是两旁或是中央的路堤长满了碍眼的野草。

何俐萍.悲苦背后的本南人

约30名本南人舟车劳顿到美里求诊,却因没钱或是不愿意回乡滞留美里长达一个月,暴露了本南人作为砂拉越的少数民族,却被定位为弱势民族,悲与苦似乎是他们世代摆脱不了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