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真

曾真·咳嗽

感冒拖着尾巴,进入第四个星期。发热头疼喉痛鼻塞完结后,每天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浓痰,仍死硬趴伏在上支气管,总是咳得心肺都要震垮之际,才施施然上升到喉头,要你用仅剩的一点气,再使点儿力大声一喝,才肯离开病灶,回归天地。

曾真·虱子

(图:NONO提供)

头虱太爱我们这群孩子,蹦来跳去不亦乐乎。与虱子共舞的日子,年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