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

杨丽琴·教育的加与减

我们不要求本地学生向其他国家的学生看齐,阅读一大堆高水准的读物(那会造成另一种压力,而且国情不同,大马小学生必须兼顾多种语文)。然而,我们可以思索,大马的教育制度,究竟何者该增,何者该减。

杨丽琴‧损公肥私,天理不容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行动)揭露,联邦政府在2009年至2016年期间,共拨75亿令吉在沙巴推行乡区水电和道路发展项目,其中15亿令吉被人私吞。

杨丽琴·各方有责

的确,欢乐诚可贵,安全价更高。然为,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禁止一切可能成为恐袭目标的活动,只为了不让恐怖分子得逞,是上策吗?这是不是显示我们只能被动的顺着恐怖分子的意愿?

杨丽琴·“谢绝光临”之省思

我们不晓得极端主义渗入民间的程度有多深,有多少人的思想已被荼毒。要杜绝这个社会持续宗教化和两极化,大家必须敞开胸怀,聆听和包容,不要以一个告示牌,就直接就把沟通的大门砰然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