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惠洲

【专栏】林惠洲·歧路

一袭刺眼红衫罩着黝黑的背影,既熟悉却又似乎陌生的,停格在小小的手机屏幕上,忽而又急速地消失无踪……“校长!”

林惠洲·季风又是西南吹

风从西南越过苏门答腊莽莽烟霭越过马六甲海峡浩浩绿涛,汇集云气为雨,在暗夜,啾啾啼泣直到天之将明。冷风由门缝窗缝窜流进来,房子聚集的暑气仍然未完全退去。把前门后门打开,让风飕飕由后而前的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