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惠洲

【专栏】林惠洲·水里的鱼

雨后近晚的校园还有湿意舒凉的流动,似乎是金宝山的雨一直下到这里来。那里的雨往往在放学时刻为我送行,回到木歪河畔。不知为何,这一年,不再找房子留宿。有些疲倦,或者是没有值得留驻的理由,或者是某些难以厘清的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