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华全

温华全·议长先生,请让他说

在大多数民众的观感里,15年没做的事以2个小时匆匆完成,如果说不是为了配合本届大选,有谁会相信?如此重要的国会议事从提呈辩论到表决,犹如赶鸭子上架,结局似乎早已预设好,说白了就只为了走程序,议会明显已变相沦为服务政府政治意图的一场秀。

温华全‧来一场文明之争

森州州务大臣莫哈末哈山日前在国阵造势大会上肾上腺素突然飙升,呼吁底下的巫青团员:“如果有人在咖啡店散播针对政府的诽谤性言论,你们就砸了咖啡店,冲进去把桌子给掀翻……如果被警察带走,我会去保释你们。”

温华全‧水流失,关键在破管

根据首相的讲法是每年450多亿令吉的消费税救了我们,但仔细想来,消费税不过是从人民口袋里硬挤出来的税收,能当作国家创造的财富吗?这就像水源枯竭的旅人用喝自己的尿来救自己,又何喜之有?

温华全‧希盟的“标志”困境

2008年308大选之後,两线制曙光初露,我曾跟身边的朋友讨论分析当时民联的未来走向,大夥儿一致认为如果要壮大及凝聚联盟向心力,有两件事是民联必须马上进行的:首先是联盟的注册丶订定统一标志并极力推广,务必让联盟标识如图腾般印入民心;其次则是须有计划的逐渐将联盟势力渗透入东马尤其是砂拉越,如此才能在未来大选与国阵抗衡。

温华全‧全民大圆桌

首相於春节期间出席华总新春大团拜时对着台下众多华社头领说了这麽一句话:“华人是务实的族群。……这是一张我生平所见的最大圆桌,是因为要每位贵宾都坐在主桌,让他们感到受重视。”说实话,要让所有人皆大欢喜本来就不容易。做为主人家的华总要把50多位朝野政治领袖与社会贤达的座位安排妥当宾主尽欢的确颇费心思。

温华全‧福星与灾星

欢乐团聚的日子固然教人怀念,然而,基於某种微妙心理因素,个人总觉得过年时不幸的意外事件特别让人有感。比如年间的烟花档烧毁丶大火灾及严重车祸等新闻,在媒体普天盖地的一片新春庆贺声中就形成福与祸的强烈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