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思拯

温思拯.振兴大马旅游业:创新体验

旅游、艺术及文化部放眼2020年达到3000万人次的外国游客量及1000亿令吉旅游收入的目标。

温思拯.何为言论自由?

社交平台给每个人一个发表言论的空间和一张向世界发声的口,但这个开放的平台也很容易被滥用,同时为极端的言行提供了便利。

温思拯·2019年经济预测:我们应当如何看待?

把胡乱猜测和不安的情绪撇下,我们能做的是提高自我的竞争能力和良好的分配使用我们有限的资源来面对无法掌控的明天。

温思拯.跟随的艺术

第一种的跟随力是盲目的跟随,所谓“你跳我跳”的模式。然而,第二种的跟随力是理智的跟随,“你不应该这么做,你应该……”的劝导模式。专家认为以上两种模式都不能反映出高效的追随力。肯定的,盲目的跟随领导者跳下悬崖是个坏主意,但领导者也不希望追随者阻止他们去冒险,并追求符合组织最佳利益的困难和挑战。

温思拯·回归“农业式”的教育

我们会常听到有父母对子女说“不要读音乐,因为在马来西亚音乐找不到吃”。工业革命后的社会需要的经济学家、律师等的专业人士,所以今天的“就业市场导向”的教育忽略了人文与文艺方面的栽培。

温思拯.给予的悖论

现今,有许多人正在与倦怠的关系作战,因为他们的关系主要是以自我为中心(很大程度上受到后现代自我主位主义的影响)。因此,接受者倾向于计算“我对这种关系投入了多少”或“我将从这种关系能获得多少”。另一方面,由于不断的付出,给予者将感到倦怠,因为在他们给予的同时忽略了自我的需要。不切实际对自我的期望会扭曲真正付出的意图。

温思拯.明天的领导力

创造机会和价值基于引领创新。但创新不是一种学习,所以我们不能计划创新,创新也不是“魔术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