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珊恩

练珊恩·对特殊人士的包容

为了让特殊孩子能够被社会当成一般人来对待,每个父母都不容易,然而在我国的教育体制里,是否有真正适合这些特殊孩子的场所与师资,以及让特殊孩子接受这些教育之后,是否有容得下他们的工作场所呢?

练珊恩 ·旅游部应更积极主动

其实自从中国崛起,中国游客被各国旅游部视为“重量级游客”来对待时,许多国家早已在机场、购票处、旅游热点等地特别安排了谙华语的职员,以提供解说及协助的服务。此举甚至可避免如上文所述,因不了解他国文化而触犯禁忌的情况。

练珊恩·在母语面前,绝不让步

以考生的心理出发,作为一名在华小就读了6年,在这个行政、学习、考试、日常沟通都以华语为主的环境下学习了6年的学生,很理所当然地,听到母语的指示、看到华裔的教师,会更加心安、更具熟悉感,也更能快速地进入专注考试的状态。这与小六考生掌握国语的水平无关,只是要让他们免于一切不必要的干扰,在考场上发挥得更好。

练珊恩·应以“教育部长”的职责为先

如今,教长受委为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的主席,并且在多个单位,甚至是希盟内阁部长都提出反对之后,毫无辞职之意。他说,这是首相敦马哈迪和彭亨州苏丹的委任,而不是他本身的决定;这是责任、是职务。这听起来是很“负责任”的说辞,但是完全与他之前所说,要让大学拥有学术自由,要实践宣言中对高等教育改革和重塑大学威望的承诺背道而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