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郑丁贤·180亿令吉的去向

是不是像电影“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Impossible)中,一个隐形的集团,利用电脑科技和障眼法,进入某国的财政系统中,偷龙转凤,把百亿元给吞噬了!

郑丁贤.不要亲手埋葬希盟理念

林吉祥和努鲁依莎可以光荣的披上国旗,而妮莎雅尤和冯启德就不能;这是否告诉大家,LGBT没有资格爱国,他们爱国的权利也可以被剥夺?

郑丁贤·双溪甘迪斯的实验成果

政治疲劳49.4%的投票率,史上第二低双溪甘迪斯的流动人口不多,而且是在星期六投票;客观条件上,应该可以维持合理的投票率。

郑丁贤·为什么不应该是你,马哈迪先生

前董事经理阿兹曼莫达回应,国库控股的投资,赚钱和亏损的比例是5比1,平均收益率是9.6%,而从2004年起,为政府的资产值翻了几倍,并不是马哈迪和阿兹敏说的那么不堪。

郑丁贤·念念不忘国产车

听说马哈迪要打造新的第三国产车,不禁想起Tata Nano。

公正党党选牵动政局

不是吗?以前的公正党选举,焦点是示威抗议、抛椅子、打群架,成为这个政党选举的写照。

郑丁贤·新经济政策,换汤和换药

早在1990年,即是新经济政策的20年周期末端,马哈迪检讨过新经济政策,还换了名字,称为“国家发展政策”(NDP:National Development Policy)。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