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梅娇

郑梅娇·這次沒有巫程豪?

没有了巫程豪,选民自是失落,但是反风继续吹也是普遍的现象,这种予盾除了可以让对手借用一下打打毒针,还说明了甚麽呢?

郑梅娇·选民的心声

上届大选後至今,两造与其团队在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四五年间,是否继续服务选民,能力如何?影响是好是坏?才是影响我做判断的关键。

郑梅娇 · 翻完白眼之后

某政党发生AB队的时候,甲记者追问党主席你们是不是分裂,乙记者翻白眼后大骂“你问的是愚蠢的问题”,记者回击你才愚蠢,两人吵起来。

郑梅娇‧游神的核心精神

龙狮狂舞,人潮窜动,游神不该只是一场文化演出的总汇,或者激励人心的短暂狂欢,百年积淀之後,柔佛古庙与古庙游神背後的核心精神应该此时被看到被重温,甚至需要因时序的更迭而升华。

郑梅娇‧如果我有一條祖傳毛毯

坦白說,我跟兄弟姐妹都不知道鐵箱有甚麼重要,但是爸說一旦火災發生,要先拎出鐵箱,好像真的有甚麼了不得。等我知道它的價值之後,一切都是30歲以後的事,整個箱子都不知去了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