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梅娇 | 星洲网 Sin Chew Daily

郑梅娇

郑梅娇·新闻教育的转进

这番说辞不禁教人去思考,为何有部份家长会有如此的看法?更教人重新审视新闻专科的存在是否有必要?左思右想之后,发现差别在于新闻系的学生提早接触了新闻教育与新闻素养,他们也更早知道一个传播人应有的义务和天职。

郑梅娇·捐款救国的冷与热

募款救国的方式实在是少见,一些网民在争议中指出:外资看到大马被搞得需要全民募款,人心惶惶,还给外资感觉大马还债能力不足,吓跑他们。还有负面的看法,嘲讽这是“美禄政策”(Milo Tin)和“丐帮联盟”;然而我们何不趁此把这当成一场爱国运动?

郑梅娇·谁还敢说“老”?

工作是短暂的,但志业却是一辈子的事,一个人如果才完成了“开场白”就被令收工,实在是一件很冤枉的事,更辜负了每个人自身独有的潜能。

郑梅娇·大马母亲的心愿

天亮了,天变了,仿佛还是梦一场,选后的明天要更好,是此时此刻人心共同的愿望。

郑梅娇·美君,你好吗?

郑梅娇

郑梅娇 · 政治是要让百姓幸福

我们投出的那一票,真正目的是要用选票去改变我们的未来,用选票去检验政治人物的大选承诺能不能兑现,用理性的角度去审视每个政治事故中的是非对错,而非仅是跟着众人起哄而起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