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

郑钦亮 ·希盟粉丝不上当

这就是希粉的可爱之处,他们认为自己造就了充满希望的马来西亚2.0,对新政府深信不疑又长情,常会采用“才刚执政”的理由,认定所有坏评都是恶意和有阴谋。

郑钦亮·受封已经可要可不要

火箭议员以前都没有过有功人士,那是政治因素,后来执政槟雪后有了受封人士,也是政治因素,如今执政中央后再在马六甲出现有功人士,还是政治因素。

郑钦亮.废收费站和废死刑

说什么制定竞选宣言时纳入取消收费站,是没想到会执政,这么说都不知要如何形容支持希盟的选民的心情了。

郑钦亮·废除死刑该不该

有一种说法指废死会让原本视死如归的恶徒更加胆大妄为,因为被捉也不必死了,案子反而越做越大。

郑钦亮·大路上的交通野兽

周一凌晨从北南下回吉隆坡时,想起5命车祸,步步惊心,没敢超速,但一样是三百里路的惊和慌。

郑钦亮·罗斯玛穿了橘色衣

罗斯玛秀走到这个阶段,一些人开始在等待,等的是历史性镜头,即是她穿上橘色扣留服的历史性一刻。

郑钦亮 ·大马的中国话力量

前朝的拖泥带水,在全球喜迎中国土豪游客的大潮中依然把政府部门用上中文或华语政治化与敏感化,是最无厘头的选择,单单是机场播报华语和提供足够中文指示牌让大量来马的中国客了解访马讯息,都得经过政治讨论再讨论,确实不可思议。

郑钦亮·难得马华硬起来

说白了,就是马华面对巫统时什么事都没有“敢”过;说难听点,就是跟r o b i n h o o d没有关系的“bohood”,在国阵里从来没有硬过。

郑钦亮·副教育部长的苦差

国阵做得不好就没有理由被原谅了,执政61年,小孩子都变成乐龄人士了,留下来的却是贪污腐败,国穷民怨,国民分裂和外债高过吉隆坡塔种种问题,人们再不干掉国阵哪行。

郑钦亮 ·早散猢狲未必好事

现在的巫统人还有原则吗?不都是靠各种偏差手段捞取民族的选票上位然后捞取财富吗?再说,巫伊合作并非合二为一,而是对希盟双龙出击,夺权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