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宇欣

骆宇欣·压不住的禁忌

男女分隔电车里的隔窗挑逗,楼房清道夫小哥对女子的情欲注视,都是这些禁忌带来的副作用。

骆宇欣·你不要太极端

土著团结党在敦马成功变天后就大力吸纳巫统基层,也向巫统曾经的高层伸出橄榄枝,而这场大会也迎来了不少巫统领袖,此前表现亲华社的纳吉,倒台因素不言而喻。

骆宇欣·新首相的旧思维

“要想富,先修路”,取消了东铁,东海岸的发展也就消沉下去。丰富的资源、工业区产品难以运送,为了抹黑政敌而轻易撕毁合约的国家也会吓走外资。

骆宇欣·制度化的迷思

在变天100天之际,我们固然欣慰可以看到这些更不一样的宣布。然而我们之所以变天再孜孜不倦追求的是"制度化"。

骆宇欣.谁来关心华裔国中生?

国中,不是没有出路,就如那些全A却进不了本地大学的学子,多的是国外大学捧着奖学金求他们去读。

骆宇欣·环保的反思

这项举措走在了政府立法的前面。也比一些宣称停用塑料吸管,却改用有盖吸杯的连锁饮料店“进步”得多。

骆宇欣‧议会不是戏院

改变,不在于跟过去比烂,而是在于要有自己比过去做得更好的觉悟。别让总有特权的神圣议会,沦为不必对言行举止负责任的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