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刑罚当天,无法进入庭内的大批群众聚集在庭外。(图:星洲日报)

执行刑罚的伊斯兰法庭,主管千交代万交代只能拍外观,还提醒我从天桥上拍过来比较好看。(图:星洲日报)

广告

生活誌

在格拉斯哥遇见亚当·斯密

中六学经济,认识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就幻想能到他任教的大学瞻仰他的容颜。无独有偶,前年获格拉斯哥大学修博的机会,让我有幸踏上这片土地──英国第三大城市格拉斯哥(Glasgow),苏格兰工业革命重镇。 

【读家说书】东马眼睛,看831与916

历史,总让人与枯燥、乏味联想。人们总会说,历史从来只属于胜利者,未必能真实反映事实的全貌。若能细加爬梳,也能从中理出历史的脉胳,纵使未能还原真相,但至少可以让人有更清晰思路,回顾历史之余,也做到鉴古至今。

【古晋笔记】蔡羽·凤山寺里的碑记与对联

2002年重建以前的凤山寺是1897年的版本。(图:Changing Land Scape of Kuching by Ho Ah Chon)

花香街的凤山寺供奉广泽尊王(福建人惯称“圣王公”),是福建人抵达古晋后将圣王公的香火请了过来,而福建公司(古晋福建公会前身)正滥觞于此。根据推断,凤山寺应该在1848年就已经出现,当时只是简陋的小庙。

【情有有味】陈静宜·有缘来相见的爆炸面

联通茶室的爆炸面,名字听起来很吓人,吃起来却很亲切。

大家吃过广州炒面吗?我的广州炒面初体验是在日本的中华料理店,当时年纪小,母亲告诉我:“那面是干的。”我说:“没问题,我喜欢吃干面(干捞)。”万万没想到面体本身真是干到一滴水也没有,脆得跟饼干没两样,我心想“什么嘛,日本人太没诚意了,面没下过水就端上桌。”最后我只吃了浇头的芡汁料,草草结束了与它的第一次相遇。
广告

当年的裁缝早已知道如何废物利用,像灯管下的小铁管看来笨重,却是很好的定压物,能保持版形不走位。

留守一片小铺·留住缝纫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