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延墟也有咖啡、外国银行…….槟海南先贤结洋缘

2014-10-14 17:54

白延墟也有咖啡、外国银行…….槟海南先贤结洋缘

马来西亚人和新加坡人喜欢喝海南咖啡。咖啡是洋人的产物,人们在本地咖啡店享受海南咖啡,是否想过为何会有脍炙人口的海南咖啡出现?

广告

槟城网页作者俞自海2012年9月,到中国海南岛文昌县会文镇家屯村的祖居探亲,发现了文昌市附近的白延墟民众有喝咖啡的传统,并惊奇的发现当地老早就有汇丰银行、渣打银行,花旗银行三间外国银行,还有中国银行。

他告诉本报记者,白延墟只是相等于槟城的亚依淡小镇,这么一个小地方,不但有中国银行,还有槟城也早已有之的这3家外国银行,多么的相似。

而,槟城是我国最早设立中国银行分行的地方,这家分行于1939年创立,因为中国大陆政权更迭于1959年关闭。

俞自海:下南洋开咖啡店

海南人推广洋人饮食

俞自海想起了海南人最早在南洋开设咖啡店,再深一层去想,海南人还通过咖啡店,把洋人饮食文化中的面包、蛋糕、汽水和啤酒推广给南洋民众。

广告

此外,海南咖啡店也卖香烟,推波助澜的把“三个五”、“黑猫”等老牌香烟介绍给南洋民众。

灵机一动,他隐隐约约逮到他的槟城家乡和海南岛原乡之间的一丝丝联系。

他后来在网站ttp://www.hainan.com.my/hainanese为文,写了《“小上海”:白延墟(海南省)》,探讨海南人─英国人的机缘。

男当厨师,女当佣人!

广告

海南人多在洋人家打工

早期下南洋的海南人没有一技之长,许多人在同乡的介绍下在洋人家里打工,男的当厨师,女的当女佣。

对于当时的海南人,在洋人家里打工,薪水高、待遇好、身分高,是值得骄傲的事。

多数聘请海南人的洋人是官员,包括警官和军官,无形中也提高了海南人的社会地位。

回忆这个史实,令人深一层去探讨为何洋人普偏聘请海南人,而非其他籍贯的福建人、广东人,或客家人。

我们知道马共部队不乏海南人,可是早年面对马共威胁的洋人高官,为何这么相信家里的海南人厨师?

泡咖啡、烤面包、荷兰汽水……

吸纳洋文化拓商机

北海的前澳洲皇家空军基地的前身,是英殖民地的英国皇家空军基地,马来亚独立英国皇家空军撤退,后来才由澳洲皇家空军入驻。

今天槟城的理科大学校园,是前英殖民地的军事基地。这两个英殖民地军事基地拥有大批军官,许多军官家里都有海南人厨师。

海南人在洋人家里学会泡咖啡、泡洋茶、烤面包,懂得喝当年的荷兰汽水,便连同洋烟等各种洋文化,全部化为创设咖啡店的商机。

赚到钱者开设海南西餐

赚到钱的海南人,事业进一步发展,开设海南西餐和娘惹餐融合的海南菜餐馆。

尤有进者,干脆学习洋人商业模式开设洋式酒店。在槟岛峇都丁宜著名的沙洋酒店出现之前,海南人已在当地创办了松林酒店、松海酒店,和金沙酒店。

历史因素或地理位置

洋人信赖海南人

洋人为何那么相信海南人?俞自海知道海南岛一个类似亚依淡的小镇早年便同时出现3家外国银行和1家中国银行分行,便若有所悟。

俞自海联想到,或许与他的海南岛文昌同乡宋子文有莫大的关系。

宋子文来自中国第一家族的宋家,曾经担任中国南京政府财政部长,为抗战时期的中国银行董事会主任。

3家外国银行和中国银行同时出现在海南岛小镇,很可能与中国抗日战争的国际外援有关。是否这层关系奠定了洋人对海南人的信任?

而,为何选择海南岛,可能与海南岛偏远的地理位置和这里是宋子文的家乡有关吧?

俞自海更注重的是,由此可能延伸的洋人对海南人的信任,和双方之间的友谊。

升旗山成洋人避暑胜地

海南人当看守举家住工人房槟岛的升旗山是早年洋人的避暑胜地,洋人在山上兴建许多别墅,早年这些别墅的看守人几乎都是海南人。

海南人看守人多数举家住在别墅的工人房,一家延续几代长期看守别墅。直到今天,升旗山上的一些别墅还是由海南人看守。

有的海南人娶两房妻子,一房妻子和儿女看守一间别墅,便同时当两间别墅的看守人,成为山上人家话题。

驾“拉利”摩哆,抽555烟!

也讲“巴插”(pasar)

白延墟是海南岛著名的侨乡,俞自海在海南岛亲戚的穿针引线下认识了《会文韵》内收文章《“小上海”白延墟》的作者林方玮。

林方玮在书中对白延墟有诸多描述。当地80%家庭拥有海外华人亲戚,早年的华侨对白延墟影响深远。

令人难以想像的是,白延墟民众除了有喝咖啡的传统,驾“拉利”牌摩哆和抽“三个五”牌香烟,他们还把市场叫“巴插”(马来文pasar),把领带叫“勒在” (necktie),把足球出界叫“奥赛”(outside)的语言习惯。

这些口语和槟城是多么的相似。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