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痛热症研究启动.400志愿者成跟进对象

2015-05-03 11:51

骨痛热症研究启动.400志愿者成跟进对象

焦点地区:亚罗拉新村、谢后炎花园和甘榜爪哇

广告

(柔佛.昔加末2日讯)东南亚社区观测站(SEACO)联合昔加末卫生局、医院和特定私人诊所展开为期一年,全马首个骨痛热症研究。

东南亚社区观测站进行的骨痛热症研究以亚罗拉新村、谢后炎花园和甘榜爪哇的400名志愿人士作为跟进对象,从中进行分析与研究。

在马来西亚,2014年的骨痛热症病例数量大大提升,比起2013年暴增约300%。

骨痛热症研究负责人诺罗兹卡玛嘉汉医生向《星洲日报》指出,骨痛热症是社区病症,通过蚊子叮咬传染,民众并不晓得何时被蚊子叮咬和成为骨痛热症病患,此项研究有助进一步了解骨痛热症。

以亚罗拉新村为对象

诺罗兹卡玛嘉汉说,研究以亚罗拉新村为对象,是因为亚罗拉新村从前的病例较多,2009和2010年各有7和9宗,谢后炎花园在2014年也出现骨痛热症病例,因此将研究地区扩大至谢后炎花园,以及甘榜爪哇,了解该区的情况。

广告

她指出,这项为期一年的研究从4月18日开始,通过收集志愿参与者的血液进行分析进行研究。除了首次收集血液样本,该研究将在每四个月进行一次血液样本的抽取。

“我们将针对血液样本进行基因和骨痛热症病毒分析,人的基因是不会改变的,因此我们只在首次抽取血液样本中进行基因分析。”

她说,通过血液进行的骨痛热症病毒分析,可以知道一个人是否感染骨痛热症,以及感染的是哪一种骨痛热症病毒。

她提到,并非每个人在被蚊子叮咬后都会出现发烧症状,有的人并不会出现症状,因此,要通过血液检验才能知悉一个人是否受到感染。

广告

骨痛热症病毒分4类型

诺罗兹卡玛嘉汉表示,骨痛热症病毒分为4种类型,若一个人曾经感染A型病毒,体内就会存在相关病毒的抗体。病毒会被抗体杀死,但抗体却会一直存在,血液检验能够检验到相关抗体,从而得知是否曾感染和感染那种病毒。

“我们能够从抗体中分析出一个人是最近才感染相关骨痛热症病毒,又或是在较久之前感染相关病毒。这也能够知道究竟区内那种病毒最为常见和被感染。”

她表示,当知道问题症结时,就能够找到解决方法。尽管目前对骨痛热症有极高警惕,但同一时候,若知道哪个病毒最常见,就能够知道所需要的防范。

她说,研究也进行基因分析,研究基因与骨痛热症之间的关联。

她举例,在一个家庭内,可能数名家庭成员都被黑斑蚊叮咬,但却只有一个人出现症状。

她表示,莫纳斯大学设有特别的实验室,能够进行多种不同的检验与分析,而骨痛热症检验需要在特别实验室内进行。

诺罗兹卡玛嘉汉指出,这项研究也有助于骨痛热症疫苗方面的发展。A型疫苗不适合用在B型病毒上,这项研究将助政府未来在疫苗方面事项。

参与研究者获“身份证”

诺罗兹卡玛嘉汉表示,参与骨痛热症研究的志愿人员将获得一张“骨痛热症身份证”,若在这段期间出现发烧等症状,参与者前往看诊时可向政府诊疗所或参与研究的特定私人医生出示“骨痛热症身份证”,医生就会进行特别记录,并进行骨痛热症NS1快速诊断测试,一旦呈阳性反应,就会立即展开治疗。

她提到,一般上,医生在骨痛热症病患未出现特定症状前是不会为病患进行检验,但研究参与者只要出现发烧的情况,就会进行相关测试,以确保鉴定每一个感染骨痛热症者。

她指出,研究人员将针对出现发烧症状的参与者进行12回的跟进与了解。一旦参与者被发现发烧,就不再需要进行血液样本的抽取。

她举例,若在第一和第二次收集样本的期间,有10人发烧,在第二次的血液样本收集时,就只收取390人的血液样本。参与研究的志愿人士将能够知道有关他们本身的研究结果。

“在志愿人士参与这项活动前,我们会先确保他们没有出现发烧症状,进行资料了解,例如是否曾经感染骨痛热症、有没有接受任何疫苗的注射等,完成后再抽取血液样本。”

她提到,这项研究的对象是居住在亚罗拉新村、谢后炎花园和甘榜登雅,年龄18岁以上人士。除此之外,患上绝症、卧病在床、怀孕、癌症、血性疾病患者、精神疾病、器官衰竭或服食抗凝血药物者不适合参与这项计划。

诺罗兹卡玛嘉汉表示,在4月18日首次抽取血液样本前两周,研究人员开始向参与东南亚社区观测站健康调查的千户民众展开说明,让他们对骨痛热症研究有更进一步的了解,再决定是否参与这项研究。

郑淑珍:研究对村民有益

郑淑珍与丈夫陈广鸿一同参与东南亚社区观测站的骨痛热症研究,并认为这项研究非常好,尤其对亚罗拉新村村民有益。

她说,这项研究有助提升民众,尤其是年长一辈对骨痛热症的了解。她是亚罗拉新村睦邻计划妇女组主席,也曾陪同研究人员一同向居民讲解这项研究,让村民对研究有更深一层的了解。

她指出,亚罗拉新村过去发生不少骨痛热症病例,大家应该照顾健康和家居卫生。

林添燕:想多了解骨痛热症

骨痛热症研究参与者林添燕表示,他家住谢后炎花园,该处曾一度是骨痛热症黑区。

他说,他本身年轻时候经常入芭工作,多次患上蚊症,但后来70年代在新加坡却因为一次严重的蚊症需要被紧急送院,并住院治疗13天。他对当时的情况仍记忆犹深,当时时冷时热,几乎晕厥。

他指出,因为过去的经验,加上本身好学,让他想要多了解骨痛热症究竟是怎么回事。若不多了解相关骨痛热症医药资讯,恐怕一不小心就会遭殃。

“况且,参与这项研究能够让我们更清楚本身健康状况,不必缴付任何费用,是一件好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