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许”港主寻根的未竟之缘

2009-05-03 10:54

“巫许”港主寻根的未竟之缘

日前,朋友舒庆祥和刘隆昌在柔佛新行政中心努沙再也附近的密林深处,发现清朝咸丰五年(1855)的墓碑,这一年正好是新山开埠同一年,印证了154年前华人已移殖新山开垦的历史。

广告

令我眼前一亮的是,这座咸丰五年的墓碑刻有“清 仁盛巫许 公墓”,“六月平溪乡”。墓主显然是一位饶平坪溪乡的潮州人,完全印证19世纪港主时代以潮州人为主,移垦柔佛的历史事实。我之所以如此敏感,是因为在2001年负责执行“搜集柔佛潮人史料合作计划”时,曾考察过“巫许”港主。虽已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对“巫许”姓氏的寻根探源今仍印象深刻。而且最初的探索是在史学家许云樵早期论着的“误置”开始的。因为许云樵《柔佛的港主制度》一文曾将永平港主写成“巫鲁许”,我们当时就纳闷,怎么会有这种名姓。后来经实地考察,才知那是港主巫许阿鲁的误置,至今永平还有一条纪念该名港主的阿鲁路。

事实上,柔佛的新山、峇株巴辖和麻坡一带,有不少巫许姓氏的港主,国家档案局港契资料中也记有Boo Koh港主,应就是“巫许”姓氏的译音。根据我们当时的田野考察,柔佛巫许港主计有峇株巴辖中江附近的永顺利港巫许回川、永平巫许阿鲁、巴力安尼巫许若东,麻坡还有个“老巫许”的地方,而新山则有Sungai Melayu的巫许后港,和Gelang Patah振林山的巫许前港。因而,上述在努沙再也附近密林里发现的巫许墓主所在地,很可能就是以前的巫许前港。

巫许姓氏来由,《百家姓》不载。我们当时一直探不出其源头,只知是出自潮州饶平。永平巫许港主后裔今散居在新加坡,我们曾探问其中一位后人许剑平,经其追述,他们原是潮籍峇峇家族,早年,其先祖巫许敦至和巫许家忠是从新加坡前来永平担任港主的。港主制度废除后,他们家族有的又回到新加坡,如今多已改回许姓,惟尚有其老二一家仍保留巫许之姓,新加坡著名电台主持人巫许玛莉就是这一家人的女儿。

潮人口述历史资料出版之后,2004年有位巫进仁先生从香港寄来了一个邮包,信中说明他是在一次“返乡”麻坡武吉甘蜜时,读到我们的潮人史料汇编,因而特地去了中国潮州饶平实地寻根考察,获得了更完整资料,手写了一篇〈也谈巫许之姓氏〉,并夹寄来一份复印本的《澎溪巫许族谱》。

巫许姓氏似乎仅是出现在中国潮州饶平几个乡内。该族谱应用潮语念才读得顺,我的能力有限,只能度其文大意。考其祖源,应是潮州饶平有位许姓人,被五祉村的姑丈巫姓人家收养,后来这位许姓人又迁居至坪溪乡,为了不忘生养之恩,在坪溪乡落户后,乃用巫许复姓。据说,今祖籍这几个乡的许姓人还要称巫姓人为叔叔,亦是来自此项原因。

巫进仁先生寄来的资料为我们真正解开了巫许之谜,我不知道巫进仁先生是谁,印象中曾按信封上的香港回邮地址寄过两次谢函,却都被退回了,一直无法向巫进仁先生致谢,成了“巫许”寻根一个未竟之缘。

广告

2001年,南方学院与柔佛州11间潮州会馆的“搜集柔佛潮人史料合作计划”,开高等学府与宗乡会馆学术合作先河,也是我第一次较为踏实从事乡土研究的开始。当时什么都不会,学术功底也浅薄,却是至今学术工作拥有最多记忆,有很多令人感动的事。华人族群或是地方研究不能仅是抱一种“弘扬”心态,甚而只一味的“歌功颂德”某某富贾商人。当年从事潮人史料搜集时,各地认识与不认识的朋友热诚襄助,为的就是纯粹的史料填补,有多少就收多少。后来我才知道,这项学术上的共识,是当年柔佛潮州八邑会馆会长李树藩先生在背后辛苦斡旋的结果,很是感激。我虽不是潮州人,却一直在多个场合和文章中,对潮州人的涵养和潮州文化颇为赞许,也是因为此项因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