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叮叮糖

2009-07-26 11:43

怀旧叮叮糖

走出地理学家咖啡馆,暮色已降。

广告

眼前鸡场街,不觉经已摊档林立。疏落行人间,倏然传来一阵阵似曾相识的叮叮声响,仿佛敲打在童年深处,似有若无地走失在他乡街头。

寻声望去,便在海山街口发现了这个卖叮叮糖的小女孩。

玩耍一般,乖巧的小女孩手拿一块铁片和锤子,小心翼翼将锌盆里布满芝麻的叮叮糖给凿成不规则的角块。而敲击过程中不时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正牵引行人的怀旧心情,一股脑儿坠入孩提记忆。

曾几何时,叮叮糖已成为大家共同的怀旧象征。无论在叮叮糖的原乡广州,在香港,在澳门,在新马一带,仿佛大家都在同一时间唤起那拥有集体记忆的单纯年代。

一位香港朋友曾跟我说过,有次访问了一啄啄糖(也就是我们的叮叮糖)小贩,才知道原来现在啄啄糖的最大客群不是小孩,而是上了年纪的人啊!怀旧怀旧怀旧!朋友连说3声怀旧后不免叹息:怀旧可以是个卖点,但要是无法开拓年轻一代的市场,到最后难道要叫那些七老八十的阿公阿婆去代言吃啄啄糖吗?

话说叮叮糖已有百年历史,最早从广州传入香港,而后才传到南洋。

广告

我们叫了几十年的“叮叮糖”或“当当糖”,其实更准确的叫法是“啄啄糖”。“啄”要用粤语发音(读“toeng”,音“低央”切),取自小贩用铁具凿碎糖块,而凿的动作粤语就是“啄”,所以就称之为“啄啄糖”。当然也有另一说法,就是把“啄”从动作变为声音,也就是将视觉化为听觉,“啄啄”就成了两件铁具在敲凿糖块时发出的声音,后来“听觉”一再调整,便出现了“叮叮糖”或“当当糖”,而港澳和广州一般上仍使用“啄啄糖”一名。

制作时候,先将麦芽糖、粟胶(玉米糖浆)和白砂糖放到锅里煮约半小时,至浓稠后放入锌盆,连盆置放在冷开水中使其半凝固,而后移至工作台,开始不断搅拌搓揉,让糖胶变得有韧性。

在糖胶还没完全变硬之前,就要将糖胶移挂到墙上铁勾,开始拉糖动作,也就是反覆拉扯延长,让空气进入糖内使其做成后仍然松化。等糖胶拉成乳白色后,便盘旋卷起放到锌盆内,再撒上炒香芝麻即大功告成。

这是传统手工制法,表面才会盘旋拉糖的痕迹。现在的叮叮糖,多以机器制作,香港的一些小贩为了迎合年轻人口味,更推出草莓、芒果、薄荷、朱古力等多种款式,据说卖得最好的始终是传统原味和姜味啄啄糖。

广告

记得在一次访谈中,我曾跟一位刚出校门的年轻记者提起“叮叮糖”,心想,以她的年龄应该不会对这咸丰年代的糖果有什么“感觉”吧!当我说到童年时候是如何期待卖叮叮糖的小贩经过家门前,而后又是如何贪看那慈爱的老人,以凿子铁锤在圈进圈出的芝麻间啄碎糖块的慢动作……甚至十多年后在茨厂街大众书局门前,又是如何“重遇”那总是觉得跟童年风味少了一些什么的叮叮糖……

记者突然眼睛一亮:是啊!小时候跟母亲到茨厂街,经过大众书局门前母亲总爱买两包叮叮糖回家,说是怀旧。久而久之,叮叮糖便成为我童年记忆的某部分。现在那摊贩不在了,书局也搬走,每次经过,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怀旧”!林先生,你可以告诉我哪里可以买到叮叮糖吗?

暮色更浓,我向前跟小女孩买了一包叮叮糖!

突然觉得手心一沉,原来怀旧是可以乘倍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