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兆福:将修团章调整年龄限制.社青团员35岁上限

2012-12-07 08:44

陆兆福:将修团章调整年龄限制.社青团员35岁上限

(吉隆坡6日讯)在本届社青团大会改选中“提早下车”的社青团长陆兆福指出,此次大会将修改团章,把社青团员的年龄限制从现有的40岁调低至35岁。

广告

他说,此举是为了保持社青团的活力与年轻的形象,让领导层更年轻化,并鼓励年轻人在社青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在此之前,现年35岁的陆兆福也宣布不寻求连任团长一职。

陆兆福配合本星期天在吉隆坡举行的社青团大会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发表上述谈话。

除署理职

改选全面开打

“这次的大会有改选,除了署理团长一职,所有职位全面开打,届时新的领导层将诞生。有竞争是健康的,这样领导层才会越做越好。”

广告

陆兆福披露,党内35岁以下的青年占了20%,自从308后,全国党员增加逾5万人,大部份新党员是40岁以下。

他说,行动党有很多年轻的国州议员和党领袖都是来自社青团,这对行动党有正面的帮助。有年轻的代表,就能够吸引年轻选民。

提早栽培年轻领导人

他指出,通过招收更多年轻党员,该党可提早栽培年轻领导人,促成社青团朝向年轻化。

广告

陆兆福坦言,元老党员与年轻党员难免会有摩擦。但他指出,如果称得上元老,一般都会以党为先,他们不会计较是否能够上阵,只希望能够为党服务。

“有一些资深党员对年轻党员有所质疑,他们也是因为担心这些党员没有经过考验,这种情况是在所难免的。而如何说服资深党员接受年轻党员,就是党中央要做的功课之一。”

没出色巫裔代表

难吸引马来人加入

陆兆福认为,作为一个多元政党,社青团的其中一个难题便是难以吸引马来年轻人加入,主要支持力量还是来自华社。

他认为这是社青团必须循序渐进增强的部份。他不讳言,社青团目前没有出色的马来人代表,因此难以吸引马来人加入。

“此外,这也是一个大环境的问题,本地的种族政治非常浓厚,巫统不停地抹黑行动党为一个反马来人的政党。马来人如果要参与行动党,须背负着很大的社会压力。”

陆兆福举例,巫统前教育部长丹斯里佐哈里的儿子再里尔加入行动党后,也面对同侪异样的眼光,承受出卖马来人、出卖民族的指责,这种压力并非每个人都能承受。

无论如何,他补充,社青团积极改善马来社会对行动党的刻板印象,如在处理全国议题、地方课题必须照顾各族的敏感性以及举办超越种族的活动等。

积极参与社会运动

华人不再政治冷感

陆兆福指出,近年来社会运动推动着大马的民主化进程,从709、428、1125街头集会所产生的人民力量,反映了越来越多华人关心政治、社会问题及国家的未来。

他认为,这些参与的年轻人未必有兴趣当政党的党员,但是已一扫过去华人对政治冷感的刻板印象。

他说,行动党近年来通过网络文宣传达消息,特别是透过面子书,影响了更多年轻人关心政治。

驳斥马来票回流国阵

“虽然在1125的绿色苦行以华裔居多,但这并不代表马来年轻人不关心环境议题,又或是已经回流国阵。”

陆兆福驳斥巫青团提出的,马来票已经回流国阵的说法。他认为,这是国阵一厢情愿,因为巫青团的评估标准是非常笼统的。

“不能单凭纳吉的面子书粉丝及推特追踪者比安华的更多,还是这次的校园选举中,校阵频频报捷等为依据,就解读为巫裔选票回流。”

他指出,最终还得视这次大选的成绩。

在吸引马来年轻选民方面,他对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颇有信心,他说,公正党的马来青年代表比巫统的青年代表在马来社群更具影响力,其中包括努鲁依莎、拉菲兹及聂阿兹米,然而回到巫青团,除了凯里,就没有第二个代表性,或具影响力的领袖。

盼在巫统选区突围

行动党对森州寄厚望

也是行动党森州主席的陆兆福说,行动党对森州是否能在来届大选报捷,期望很高。

森州在这次大选的主要挑战是在巫统选区中突围,而大部份选区都是半城乡(semi urban)地区。

陆兆福认为,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可以吸引不少马来选票,而森州人民也可以从槟州或是雪州借镜,看州的管理做得如何,来决定是否接受民联执政。

“森州人民关注的课题主要是经济成长太缓慢但生活压力却与其他州不相上下,还有就是州政府有没有贪污滥权的问题等。”

外援上阵可能性不大

据他了解,可能上阵的人选都会是森州代表,外援上阵的可能性不大。但他也指出,就算是上届赢了议席的国州议员也未必能上阵,中央会评估党员在选区服务、表现以及对党的贡献来决定是否再委派上阵。

此外,关于森州大臣人选,他说可能要等大选后才能决定,但是民联会尊重州宪法,所以大臣会是马来人,而人选很可能是公正党的一员。

另一方面,他也解释,华人因为国阵的关系对伊斯兰党有所误解。他指出,丹州的情况与其他州都不同,因为他们的巫裔穆斯林多达98%,因此他们的政策都比较适合穆斯林。

“但这不可能适用于非穆斯林比例较高的其他州属。”他强调,民联执政绝不会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与权益。

“人民不应该执着于男女分开剪发的问题,因为选举是为了达致更民主的两线制。”

【热点新闻:大选来不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