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厂左右关丹选情

2013-04-15 14:54

稀土厂左右关丹选情

曾几何时,关丹国会议席是国阵的骄傲,中选者官运亨通,平步青云,官拜副部长、部长不在话下。谁知,如此强大的国阵却在上一届大选中失守阵地,说垮就垮了,其意外结果令关民市民也大为吃惊。

广告

也许很多人以为那是因为308政治大海啸影响波及,事实不然,因为上届大选,关丹的反风并没有那么强劲,还不足于可以把寻求卫冕的胡亚桥撼倒,真正造成国阵失守盘据了五十余年的关丹国席,最大原因不在外部,而是国阵内部互扯后腿,改写了关丹历史。

回顾那一场选战,国阵马华最大的错误,是关丹国会属下德伦敦区州议员郑联科毫无预警的遭割爱,改由新人陈汉祥上阵,旋即引发了郑联科支持者的不满,纷纷召开“挺郑大会”给予声援,一些选民与党员也放话不支持取代郑联科的候选人,引起不少风波。

除了马华党员不满互扯后腿,胡亚桥也面对巫统党员及马来人选民的排斥,马来人社会静悄悄吹起了投选马来人的诉求,其实,胡亚桥拜票时一再遭遇马来选民的婉拒,早已露出端倪。

在华人及马来人唾弃之下,胡亚桥最终以1千826张多数票落选。

事过境迁,那只不过是5年光景,今天的关丹国会议席已经不再是国阵强区,除了是因为被公正党傅芝雅撞开缺口,成功攻城掠地建立起桥头堡,插上了公正党旗帜,更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两年前爆发的稀土厂事件,那才是国阵收复关丹的重大挑战。

马来人不太关心稀土祸害

广告

众所周知,稀土厂激起了关丹居民的不满与不安,掀起的反风从一波接一波、大大小小的反稀土活动可即见一般,一直生活在舒适安逸的关丹人生气了,特别是关心自然环境的华裔族群更是群情激愤,许多已经肯定要在大选中投下反票,准备给国阵政府一个教训。

至于马来人社会方面,比起华裔,半数的马来人并不太关心稀土厂对人体造成的健康危害。除了是因为以马来人为主的反稀土运动没有那么主动活动之外,也因为马来媒体在报导稀土课题上比较倾向国阵,导致马来人对稀土厂的危害了解不多。

总而言之,稀土厂事件肯定左右关丹选情,尤其是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把关丹国会议席成绩,列为关丹人对莱纳斯稀土厂课题的公投之后,一些支持国阵但反对稀土厂的选民也大感左右为难,可能进一步消减国阵的得票。

马华放弃捍卫或留骂名

广告

正是因为稀土厂掀起的反风,以致于国阵也举棋不定,马华更因华裔反风太强而在日前表明放弃捍卫,宁可“借出”关丹让路给巫统。根据最新的选民册,关丹国会的马来选民已激增至62%,华裔则是33%,在华裔强吹反风的情况之下,马华上阵的胜算实很不乐观,马华无疑将会受困于国阵自设的种族政治之中。

然而,在政治上,这步棋无异于是政治自杀,除了巫统可能学“刘备借荆州”之外,马华逃避上阵也将留下历史骂名,往后又添一页不光彩的事迹。

尽管马华关丹区会上周六(13号)召开紧急会议,全力争取取回关丹,怕只怕,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话说回头,由巫统迎战公正党傅芝雅,国阵在关丹一役也将从四六波变成五五波,如果没有意外,呼声最高的巫统候选人是首相政治秘书兼关丹巫青团长苏菲安,无巧不成书,苏菲安祖父是华裔,而对手傅芝雅则是母亲是华裔,谁也不能单靠华裔血统争取华裔选票。

傅芝雅越战越勇

在争取马来票方面,虽然马来人不像华人票那么一面倒,但是今日的巫统关丹区部,雄风早己不如当年法兹及卡里耶谷时代,苏菲安虽然占尽执政党的优势,但却不是一面倒的强势;反观傅芝雅,她在关丹乃至全国都是一个知名度极高的领袖,苏菲安必须全力出击,才能有扳倒傅芝雅的可能。

傅芝雅是“反关丹莱纳斯稀土厂”运动的发起人。她于2008年11月18日开始在国会提出对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的疑问和反对,以及在2008年12月,倡导“关丹公民关怀组织”讨论关丹社群应如何对莱纳斯稀土厂将产生有害的辐射废料采取行动。但是始终没有引起特别关注。直到2011年3月日本核电厂爆炸意外后,傅芝雅与团队在关丹举行了一场签名活动和公开讲座后,成立了“拯救大马”委员会,继续施压政府阻止莱纳斯稀土厂正式投入运营。接着再于2011年9月的24日,倡导成立了由约20个非政府组织和团体组成的“反莱纳斯联盟”,共同努力以司法路径来停止关丹莱纳斯稀土厂的运营。

面对这样一位社会运动强人,巫统苏菲安这名政坛新雀自然无法拼名气抢人脉,只能开动国阵竞选机器全面反扑,然而,在马华欲振乏力之下,苏菲安还是必须仰赖自身的巫统,只是,巫统在马来社会的号召力还有多少,回流马来人到底又有多少,实在难以估计,因为马来票在过去一两年来一直噤若寒蝉,不如华人那番群情激昂。

【专页:大选线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