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型中学的华校特征.一些学校每周剩3节华文

2013-10-24 16:58

国民型中学的华校特征.一些学校每周剩3节华文

国民型中学虽然不是独中,但学生以华小毕业生居多,各方面的华校特征仍然保留。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华文科的节数。

广告

政府在60年代劝说华文中学改制时期,开出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允许这些学校三分之一上课时间使用华文教学。在2000年11月16日,教育部亦发出指示,说明国民型中学的每个年级(预备班至中五),每周可上5节华文课。

然而,“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改制中学发展委员会”(简称:行动方略)针对全马国民型中学进行的“2012年国民型中学华校特征调查报告”却显示,国民型中学的华文课节数并未划一,各中学的华文科节数不齐。

有些学校可以做到每周有7节华文节,一些则已经跌到底线之下,每星期只有3节华文,跟国中一样。

面对缺乏师资窘境

教育部虽明文发出指示,国民型中学每周可上5节华文课,但却自相矛盾地,以每周3节华文课的节数来委派师资,造成多数国民型中学都面对缺乏师资的窘境。

教育部不仅违反了“每周5节华文课”的承诺,更推翻了60年代“每周保留三分一华文授课时间”的许诺。国民型中学若每周只有3节华文课,便与国民中学的情况相差不远,意即经已缺失了国民型中学有关方面的特性与传统。

广告

华社方面,在“2001年全国国民型中学董事与校长交流会”提出的7项国民型中学需具有的特征中,强调“有适当的华文节数”。另外,2010年华总“行动方略”教育组举办的“国民型中学问题与挑战”研讨会,所综合的几项国民型中学特征,也指出“规定每周至少有7节华文节数”。

由此可见,华社对于国民型中学节数的坚持与要求依旧立场不变,因为华文课节数作为国民型中学其中一项非常重要的指标与特征,其节数多寡直接显示了该国民型中学对华文的重视及其华校特征的显著性。

北马区华文课节数最多

北马区的槟城、吉打、玻璃市是全马国民型中学中表现最好、华文课节数最多的区域。北马区共有15所国民型中学,整体而言北马区所有国民型中学(13所,另外两所因没有交回问卷,不在此节数调查的范围内)每个星期都安排了5节华文课,其中更有9所中学的华文节数达5节以上。

广告

另外,情况较为值得关注的是东马两州(沙巴、砂拉越)和东海岸区(吉兰丹、登嘉楼、彭亨)的每周华文科节数。

东马和东海岸的5个州属中,多数国民型中学都只编排了5节或5节以下的华文课。

砂沙两州都分别只有1所国民型中学的中四、中五班,每周有5节华文课,其余的学校每周皆只有少于5节的华文课。

(见表一至表三)由于全马78所国民型中学中,只有64所交回调查问卷,因此数据皆以64所国民型中学为准。

黄保明:感激教师共同努力

槟钟灵每周7节华文

槟城9所交回问卷的国民型中学中(槟城共有10所国民型中学),各校的每周华文节数至少有6节,其中槟城钟灵以及北海钟灵更有多达7节华文课。

槟城钟灵中学校长黄保明说,钟灵中学得以维持多年来的传统,当然得感激华文教师以及其他科目教师的共同努力,毕竟,在华文教师不足的情况下,每周华文节数又多达7节,所有教师都需要分担教学工作。

他指出,由于华文节数比其他学校来得多,学生们的上课时间也相对更长,但庆幸的是,学校课室足够,因此即使上午班的放学时间延至下午2时,也不会影响到下午班的学生。

“学校课室足够,所以,上午班的学生可以迟点下课,而下午班的学生则可以提早在中午12时20分就上课,那么就不会拖迟下课时间了。”

另外,槟城恒毅国民型中学也有6节华文课。

该校校长吴文宝说,这是多年来的传统,而校方为了保有华文节数且不影响整体上课时间,将该校的上课时间每节缩短5分钟。

他说,华文科在槟城各华中是必修必考科,这方面得赞扬各校董事会对州内国民型中学新生来源必须是华小毕业生的坚持。

朱源安:丹那布爹中学分上下午班

师资课室不足仅4节

另一边厢,东海岸区的关丹丹那布爹国民型中学,由于面对师资及课室不足的问题,虽将华文列入正课,每星期却只有4节华文课。

董事长拿督朱源安说,由于分有上下午班上课时间,所以一星期只能上4节华文课。

“校方本来想让学生上5节华文课,但因时间上编排不到,再加上华文教师不足,所以至今只能上4节华文课。”

丹那布爹国民型中学的华文科教师,在该校1名上午班华文教师于今年8月退休后,仅剩8人。教育局至今仍未调派新华文教师递补空缺。

姚宜铨:提升国文水平

爱中5节变4节

爱大华国民型中学(爱中)董事长姚宜铨说,该校中一至中五每周只上4节即160分钟华文课,但这不影响该校保留或传承华文改制中学的特征。

他解释,该校十余年前将原本每周5节华文课改成4节,并非受到外在因素或干预,反之这项改变是为了提升学生的国语水平。

他说,当年该校学生的国语水平非常低,每年考试的国文科及格率都不到20%,以致严重影响学生的升学率,所以当年掌校的校长与董事部在商量后做出这项决定,目的是要通过增加国文课提升学生国语水平。

他说,刚开始执行减少华文课措施时,理科生每周只上3节华文,文科生上4节华文,但近年几年,理科生也与文科生一样,每周上4节华文课。

当年在爱中执教的姚宜铨说,当年的爱中学生因国语水平太差,以致原本10班的预备班学生到了中四时只剩下约3班学生,其他学生大部份因国语不及格或跟不上进度而被淘汰。

他说,当年在执行提升学生国语水平措施时,除了牺牲华文课,也牺牲了道德教育课及体育课等。

关和贵:已增加

怡保育才5节

怡保育才国民型中学董事长关和贵说,该校之前确是曾有一段时间华文节每周只有3至4节,但现在已是每周5节华文。

他说,自现任校长曾宪源掌校后,预备班至中五的华文节数都是每周5节。

立卑中华

理科班3节,文科班5节

彭亨立卑中华中学理科班的每周华文科上课节数是3节,文科班则是每周5节。

“理科班只有3节,是因为理科班的其它科节数太多,也无法‘利用’其它科目的上课时间来上华文课。”

他说,一般上,学生的放学时间已经是2时40分了,与此同时,学校还有课外活动,理科班学生的时间真的不够用。

瓜登中华维新

初中4节,高中3节

登嘉楼州的瓜登中华维新中学初中班每周的华文科为4节,而高中班则是3至4节,每节上课40分钟。

维中华文科主任林玉兰老师表示,由于初中班的科目比高中班少,所以可以安排每周上课4节华文课。

她说,高中班的科目较为繁重,而且还多了必考的道德教育科,因此在时间不够用的情况下,华文科每周只能上课3至4节。

“高中班若要增加华文科的上课节数,就会延迟放学的时间。”

同时,她透露,凡是从华小升上维中的学生都必须报考华文科。

李新雄:丹绒马林公教

各班级4到5节

丹绒马林公教国民型中学董事长李新雄说,该校目前只有中四每周上5节华文课,其他班级由于华文教师不足,只能上4节华文课。

“本校有37名教师,却只有5人是华裔,而真正有中文资格的只有一人,我们有向教育部申请,但至今都没获得安排。此外,我们也有尝试聘请一些退休教师,但也还没有消息。”

隆中华5节

李牧桂:暂不增加

吉隆坡中华国民型中学副校长李牧桂说,该校每周华文科上课节数为5节,由于师资和硬体设备的局限,暂时校方不会考虑将华文课增加到6至7节。

他透露,该校常面对没有华文师资的窘境,当教师调派不足时,董事部及家教协会就会自掏腰包聘请中六毕业生当临教,递补空缺。

适耕庄育群4节

曾庆玲:若师资足将调整

雪州适耕庄育群国民型中学校长曾庆玲指出,该校现每周只有4节华文课,但若明年师资充足,校方会考虑把4节课调整至5节。

“每周5节华文课,是国民型中学从60年代起,一直以来的规定;惟育群中学不知从何时开始,或因师资问题而被削减成4节课,校方会尽量适时地作出调整。”

5教师轮流教39班

该校董事长赖东奕指出,该校目前面对最大的问题,是严缺华文科教师,初中一至中五共有39班,但却只有5名华文教师轮流教;甚至负责教其他科目的华裔教师,也需要代教初级中文,工作压力极大。

他希望教育部能高度关注该校情况,并尽快作出适当的调整,以委派足够师资到适耕庄育群国民型中学,让学生可在更理想的环境下学习华文和求学。

上任2年的赖东奕说,该校现正缺乏华裔教师,友族教师占了全校教师的80%;与学生总人数比例刚好相反,这点不太不符合国民型中学的特征。

据了解,目前该校学生人数有约1千600人,共分成上、下午班,华裔占80%,巫裔18%;印裔则有2%。

“大约于30年前,本校教师90%都是华裔;演变至今,仅剩20%。原因之一,可能许多华裔教师不愿走进穷乡僻壤执教;其二,也或许是教育政策上的偏差所致。”

他指出,该校现有的4名主任,原应4人都是华裔,可是却有2人是友族,董事部已极力向教育局提出申请,要求4名华裔主任。

他强调,该校如今每周仅4节的华文课,节数相当少,要求校长再增加1至2节课。

“现阶段的重点,育群中学还需要更多华裔教师,今年已增添2人,希望来年可再增加。”

【国民型中学华校特征渐失】

【报告:保留华校特征.校长须具华文资格】

【国民型中学如“弃婴”.华社须关注窘境免师资断层】

【师资不够华文难考.华文必修必考做不到】

【东马土著学生多.国民型中学力保华校特征】

【国民型中学的华校特征.除了坚持还是坚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