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处处,危机重重.折翼天使待拯救

2015-01-25 18:07

色狼处处,危机重重.折翼天使待拯救

每个孩子都是落入人间的天使,总用最纯净的眼睛去打量这个世界,然而,原本应该作为保护者的成人们,却将魔掌伸向孩子们,利用他们的信任和纯真满足扭曲肮脏的私欲,狠狠地折断了他们的翅膀,甚至摧毁了他们的未来。

广告

西班牙巴塞罗纳大学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遭到性侵的未成年人占将近20%,这意味着每5人就有1人受害,而在我国,未成年人性侵案亦屡见不鲜。

去年逾2千儿童遭性侵

武吉阿曼性罪案、虐童及家暴调查组(D11)主任王清兰助理总监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披露,我国的2001年儿童法令是遵照联合国的标准拟定,意即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都被列为儿童。

因此根据该法令的定义,仅仅是在2013年,18岁以下遭到强奸的儿童就一共有2千111宗,其中介于13至15岁的受害者多达1千248人,12岁以下的受害者则有176人。

父母,理应是孩子的保护伞,也应该是孩子们最牢靠的避风港,然而,现实却是残酷又令人唏嘘。

我国非政府组织“保护及拯救儿童”(PS The Children)的统计数字指出,儿童性侵案的犯人有超过90%都是孩童身边亲近、信任的人,当中不乏血亲,甚至是亲生父亲。

广告

王清兰:乱伦占性侵案10%

“受害者母亲多不报”

王清兰感叹,虽然这几年强奸案的数据逐步下降,但是每年乱伦的比例依然稳占10%,受害者的年龄也低至2岁。悲哀的是,在绝大多数的悲剧里,母亲是知情者,却一概默不作声,最终由学校里的老师等第三方人士携受害者到警局报案。

“通常在乱伦的案子里,施害者以恐吓的方式逼受害者就范,而且很多母亲知情不报,因为她们是家庭主妇,需要依赖丈夫的经济资助,于是都会选择沉默。”

广告

更令人发指的,是在东窗事发后,母亲充当起说客的角色,规劝孩子撤诉,让受害者蒙受身心创伤之余,还必须承受精神压力,因此年龄稍长的受害者会出现翻供的情况,让性侵者逃过法网。

此外,受害者并不局限于女童,就连男童也难逃魔掌,施害者会将目标锁定在15至16岁的男孩,诱骗他们到某个角落,然后施行非礼或鸡奸。

游戏中投射亲身经历

受害童用“娃娃说话”

王清兰并不排除有年龄更小的幼童受害后,因不懂事或不知如何表达。

“有的人就以‘疼爱’为名,触摸了幼童的私处,可是幼童并不知道什么样的触摸是犯法的还是善意的,已知的案例多半是幼童在洗澡时,向长辈投诉私处疼痛才会揭发的。”

虽然幼童无法用言语表达,不过,非政府组织“保护及拯救儿童”(P.S.TheChildren)项目统筹威杰受访时指出,幼童在玩耍的过程中,会不知不觉地用娃娃来“说话”。

“比如幼童遭父亲性侵,他们在玩洋娃娃时,会用代表父亲角色的娃娃去触碰另一个娃娃私处,我们会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能得知真相。”

这意味着,孩童会把亲身的经历投射到游戏上,监护人若加以留心,同样地也能看出端倪,及早发现。

替孩童录供须受训

由于替孩童录取口供的方式和途径,与成年人不同,有关警员也必须接受专业训练,因此警方也设立孩童供词录取中心。

王清兰说,过去,只有部份州属备有孩童供词录取中心,为免受害者舟车劳顿,目前已经在全国各州设立该中心,并在2014年全面启用。

“孩童供词录取中心的环境会布置得比较温馨,以让孩童在安心的氛围下接受盘问,整个过程会被录起来作为呈堂供词,避免孩童们在庭审阶段承受更大的精神压力。”

同时,警方聘用了25位心理辅导师在全国各地待命,替受害者进行辅导,时间长短则视受害者的需求而定,务求协助受害者走出阴影。

林冠权:法令虽列明最高10年

“可视罪行加重刑罚”

根据2001年儿童保护法令第31(1)(b)条文,性侵儿童或知情却隐瞒不报者一旦罪成,罚款不超过2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10年又或者两者兼施。

而强奸罪名成立,被告将会被判处不超过20年监禁以及鞭笞或5年至30年的监禁以及鞭笞。

相较之下,让人不禁产生质疑,性侵儿童的量刑是否合理?

萧与莫卡律师楼的林冠权律师认为,有关刑罚是合理的。他说,尽管单从法律条文而言,性侵儿童的刑罚最高只能判处10年监禁,可是由于这类型的案件大多都是重复性犯罪,具体的刑罚最终还是要视乎法庭怎么判决。

他进一步举例说明:“据目前所知的案件,一般都不是一次性的犯罪,而是重复性的,所以法庭可以根据次数分开判决。比如犯人在三个不同的时间分别犯罪,那一共就三条罪名,每次判5年,刑期分开执行的话,就要监禁15年。”

检控官能决定检控罪名

另外,检控官也能决定将有关案件划分到什么类别,以什么罪名检控。

“如果嫌犯涉嫌强奸、鸡奸儿童,检控官可以刑事法典第375条文强奸以及第377B条文提控,违反自然性行为罪成将被判入狱不超过30年加鞭笞;假设嫌犯与儿童有血缘关系,即是乱伦,可另控刑事法典第376A条文,监禁不少过6年,不超过30年加鞭笞,刑期可以分开执行。”

林冠权建议,一旦察觉孩童有被性侵的迹象,为免争议,最好先前往警局报案,由警方带受害人到医院进行体检。

心理治疗师:产生心理变化

受害者或变施害者

然而,成年人的兽行,或许会就此改变受害儿童的人生,将他们推入泥沼,再也无从脱身。

心理治疗师李莉莉表示,这种经历将会让受害者产生罪恶感或否定自我价值,若性侵者是亲人,也会使到他们不再信任家人。

“这样的经历会影响他们的两性关系,尤其是跟异性相处时,不敢展开深入、亲密的关系或者不敢与异性交往;否定自我价值的表现,就是退缩、自卑,这会让他们的事业停滞不前。”

她也揭露,有许多受害者也因此改变性取向,其中女同性恋者中有40%是性侵的受害者;又或者步向另一个极端,自我放弃后,开展混乱的男女关系。

另外,还有部份受害者会极度情绪化,时而悲观、时而乐观,这种大起大落的情绪维持长达2个月后,会演变成忧郁症或躁郁症。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人仅仅只服用精神科开的药物,而没有进行心理治疗,会导致精神分裂。

经过调查显示,大部份性侵犯者在幼年时期都曾经也是被性侵的受害者,对此,李莉莉认为,这是由于他们并没有经过开导,历经上述几种程度的心理变化后,最终让他们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

或为报复侵犯他人

“当他们来到精神分裂的阶段时,会开始感到害怕,为了保护自己或出于报复心理,不甘示弱,所以对别人做出侵犯的行为。”

她强调,没有受害者不需要接受心理治疗,尽管有的人表面看着不以为意,但最终面对深入的关系时,被刻意隐藏的问题就会显现。

她建议监护人在事发后,除了陪着受害者进行心理治疗,在共处时,不要刻意对“性”闭口不谈,因为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恰恰是性教育,如男女关系、怀孕、堕胎等课题。

同时,不要特意改变家庭氛围,必须保持原样,除非受害者是因家人长时间不在家而遭遇性侵,那就必须改变家庭模式,经常沟通。

黄玉珠:各界一致认同

“大马性教育太保守”

儿童对性的无知,让他们成为罪犯的目标。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黄玉珠律师透露,她们曾召开过有关的研讨会,前来与会主讲的伊斯兰妇女、医生、立法者以及保护儿童组织一致认为,我国的性教育还是过于保守。

“当家长尤其是母亲在为孩子进行性教育时,对于性器官的名称往往都羞于说出口,用别的词汇取而代之,无形中会给孩子一个错误的印象。”

“有专家指出,根据观察,如果家长在进行性教育时,能使用正确的形容词,孩子将比同辈的其他孩子更有自信,更有所表现。”

她透露,该组织曾多次向政府要求,在学校里落实一套根据年龄循序渐进的性教育课程,可是却不获政府的认同。

“我们得到的回应是,这不符合我国的国情,所以没有办法落实。

最让我们气馁的答案是:性教育是家里的事,不是让教师去做的。”

正确的性教育应从小做起,请告诉孩子们穿背带裤的位置不应被触碰,让他们远离伤害,若发现有儿童性侵事件,需拨打警方专案小组03-22666313投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