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烟霾(下篇).烧芭难阻.不如防霾

2015-09-07 10:48

抗烟霾(下篇).烧芭难阻.不如防霾

跨境烟霾可谓成也气象,败也气象。1997、2005、2006、2013年东南亚霾害皆发生在旱季,1997、2005、2006年也是雨季被推迟的厄尔尼诺年,每一次,我们必须等到季风雨的来临,才终于摆脱能见度低、健康受影响的日子。

广告

这种气象与烟霾的交互作用,促使美国太空总署(NASA)联合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NRL)及多所大学,与来自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越南和台湾的研究员、科学家、气象工作者,在2007年成立东南亚7国或地区研究任务(7-SEAS),对马来群岛、中南半岛至台湾的烟霾气象和气候交互作用进行跨学科研究。

在马来西亚,在理科大学物理学院讲师兼研究员林维山副教授和莫哈末祖比尔教授的倡议下,7-SEAS于2010年在槟城理科大学成立监测站,成为全球逾400个监测站网络的一分子。

另一方面,7-SEAS的首席研究员之一,来自诺丁汉大学马来西亚院校工程学院副院长陈仪也正率领其团队利用计算方式研究南东南亚的跨境烟霾问题及其对气候变化的影响。

陈仪:印尼小农财力技术有限

“可看风向烧芭”

对于如何解决东南亚霾害,陈仪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表示不反对使用火开垦土地(烧芭),7-SEAS的研究主张善用气象变化,把烟霾造成的健康和经济影响减到最低。

广告

他说,伐木业、出产棕油是马印一带的具有高价值的经济活动,周期性的收割后必剩下一大片茎叶,需要反复清理才能用于下一期耕作,而烧芭最直接最便宜,放一把火就能把植物覆盖地清空并成为肥沃的土地。

询及东盟早在1999年采用零燃烧政策但烧芭的耕作方式仍被广泛使用,他指出,烧芭多为印尼小农、大马半岛和砂拉越的个体户所用,他们的经营资本低且教育水平不高,零燃烧的农业技术对他们来说几乎不可行。

待风吹向印度洋才烧芭

“我们曾访问一些个体户,他们也知道烧芭会造成空气污染,但碍于财力和技术的条件有限,加上森林和园丘面积太大,你叫他一棵一棵用挖掘机去拔除残余的茎叶,是不可能的。”

广告

他说,美洲、欧洲、澳洲都有用大火清理土地的情况,但为何没有构成大型的空气污染事件,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懂得视气象来决定烧的时候。

何谓考虑气象因素?他解释,印尼苏门答腊西临印度洋,且苏门答腊西部没有大城市,其实可待风吹向印度洋时才烧芭,而非风吹来东南亚群岛时。

这就是7-SEAS一直都希望东盟有关当局与研究员能够建立起的“区域性烟霾预警系统”,主要的功能是观测气象决定清理土地的时机,并且在烧芭之前,通知受影响地区的居民做好准备,务求将环境影响减到最低。

这是否意味苏门答腊只能局限于某一个季节烧芭?他说,赤道附近和热带地区之低层大气中之气流大多为东风,这些时候烧芭对周边国家都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烟霾预警系统可助监测

“但偶尔,因为各种因素,风会从西吹向东,若碰上农民清理土地时节,就会引发跨境烟霾问题。”

他说,若有此烟霾预警系统,当苏门答腊当局监测到某时节是烧芭期时,系统就能以气象预测,告诉当局哪一天、哪一个区域的气象有助于空气污染物的扩散。

“然后,我们就会鉴定受跨境烟霾影响的范围,预告如三天后烟霾即将到来,民众应减少出门,学校需准备停课等。”

然而,7-SEAS现在面对最大的问题是不知苏门答腊及加里曼丹农民的烧芭期,即使现代的气象预测已经能相当准确地预估未来的风向和气象,烟霾预警系统也需准确至哪一天烧芭、烧的规模及范围大小等数据的输入。

“这就是执行烟霾预警系统最困难的地方,我们需要印尼当局在最接近火烧现场的农民层面提供准确的数据,才能更准确地进行模拟。”

烟霾危害大

“对流层臭氧”影响健康

关于烟霾的危害,陈仪一直希望公众能关注烟霾中含有的对流层臭氧,“人们一直以来都非常关注烟霾中的悬浮颗粒物,但其实鲜为人知的是对流层臭氧。”

“颗粒物,相对而言,问题不大,因为很快就会随雨水沉淀,但对流层臭氧的影响很大,而且长远。”

烟霾中的对流层臭氧是因为烟霾中混合的氮氧化物(NOx)、一氧化碳(CO)及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在受到日光照射时产生。

对流层臭氧会刺激呼吸系统,导致咳嗽、喉咙痛、胸闷等不适;甚至损伤肺部组织,导致气喘、呼吸乏力等。

烟霾非只源自焚烧

空气污染物可产光化学烟雾

对流层臭氧也是光化学烟雾的主要组成成份。

陈仪说,不是所有的烟霾都与焚烧有关,现代工业化城市化制造的许多空气污染物,也会在阳光中互相反应,进而产生危害人体的光化学烟雾。

此外,他指国内大量栽种的橡胶树和油棕树皆散发挥发性有机化合物,间接产生光化学烟雾。

例如,布城、雪邦、加影间中有时天空迷蒙,就是因为橡胶和油棕园丘环绕的缘故。

“马来西亚等赤道国家由于常年阳光普照,植物光合作用的副产品,即有机化合物的浓度也相对升高,因此对流层臭氧的问题尤其严重。”

因此,当人们呼吁政府收窄对颗粒物的标准至可入肺颗粒物(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PM2.5)时,他反而认为政府应该投资在对流层臭氧的监测和研究。

“PM2.5不是大马最迫切的问题,因为大马的空气污染指数(API)计算的可吸入颗粒物(PM10,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10微米的颗粒物)浓度已经涵盖PM2.5在内,而且除了发生跨境烟霾事件那几天,大马的可吸入颗粒物乃至可入肺颗粒物的浓度都不高。”

他希望大马政府将有更多政策针对如何减低对流层臭氧的产生,如何控制其“臭氧前体”即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释放,以及城市规划有没有促进绿色建筑的建设。

【抗烟霾(上篇).十面霾伏何时突围?东南亚跨境烟霾年年缠】

【抗烟霾(下篇).烧芭难阻.不如防霾】

【相关新闻请点大事件:烟霾又卷土重来】


广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