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土矿(三).法律有漏洞.不止非法开采.“红尘失控”

2016-02-01 17:28

铝土矿(三).法律有漏洞.不止非法开采.“红尘失控”

当彭亨关丹红尘弥漫,人们开始将矛头指向铝土矿开采公司:“肯定是没按照标准作业程序(SOP)开采,否则怎么搞得乌烟瘴气?”

广告

当大家都以为这就是“红尘失控”的原因时,星洲日报记者采访了大马地质及矿务局的企业与矿务经济部副总监沙哈伊芬迪。

他说,申请采矿的业者,只需要齐备所有文件与专业工程评估报告,在核准通过的情况下,隶属州政府的土地与矿务局就会发出准证,随即开始进行开采。

土地与矿务局所发的准证是“探测许可证”(Lesen Mencarigali)、“采矿租约”(Pajakan Lombong)、采矿执照(Lesen Penjelajahan)。这些执照在获批时,附带着一些条件,采矿业者需遵守条件进行开采活动,否则有关当局有权取消开采权。

尽管如此,我国矿物开采并没有一套“完整”的SOP,继而出现业者按照个人标准“各自发挥”状况。加上关丹铝土矿业有大批非法开采者加入搅局,导致关丹出现大量非法矿区,非法开采者根本就没有执照,更遑论有否遵守执照附带条件了。

“采矿租约”附带条件

罗里驶出先洗轮胎

广告

根据矿物法令158条文,任何人没有准证开采矿物,尽管采不到任何矿物,也是罪行。一旦触犯,可罚款不超过50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10年,或两者兼施。

沙哈伊芬迪说,大马地质及矿务局并没权限管制各州的非法矿场,那是由各州的土地及矿务局来管制。而州土地与矿务局仅能管制3个范围,即矿场、运输路线和港口。

矿务局无权管载矿罗里

近期铝土矿课题屡屡染红了各媒体版面,主要因罗里运载铝土矿而导致红尘滚滚,所引起的环境污染问题。

广告

但沙哈伊芬迪说,罗里是由陆路交通局所管制,那些不符合运载铝土矿标准的罗里,又或是罗里运载过程引发的环境污染问题,都不在大马地质及矿务局或州土地及矿务局的管辖范围内。

至于彭亨州土地及及矿务局,其权限只是管辖矿场范围,如果矿场范围内有污染,或是发生泥流事件,那么该局就能开罚单给采矿者。

沙哈伊芬迪说:“根据采铝土矿的标准程序,没有列明需要清洗罗里。但自从尘土的问题发生后,我们鼓励业者清洗罗里。”

然而,根据记者参考彭亨土地与矿务局发出“采矿租约”中所附带的条件,其中一项写到“罗里在离开矿区,驶入主要道路前,轮胎需清洗干净。”

矿地大如352足球场才需呈

采铝矿无环境评估

纵观以上各个单位所建议的SOP或解决方案,皆未提及呈交环境影响评估(EIA)报告。记者查询环境局官网的环评报告时也发现,无论是核准、未获批准或仍在审查中的环评报告中,都没有铝土矿开采和矿石处理的相关内容。

根据我国法律《1987年环境质量(指定活动)(环境影响评价)指令(附录2)》,强制提交环评报告的矿业活动有三,其一是在新地区进行的采矿作业,但采矿租约覆盖总面积超过250公顷;二是矿石处理,包括浓缩为铝、铜、金或钽;第三则是涉及50公顷以上区域的挖沙活动。

彭亨大量开采铝土矿却无环评报告,究竟为何?傅芝雅指出,我国的环境法律已过时,环评报告就是一例。

“关丹所有铝土矿区,采矿租约覆盖总面积皆少于250公顷,所以即使是合法矿区,也无需提交环评报告。”

250公顷有多大?它等于352个标准足球场。然而记者走访关丹大大小小、合法非法矿区,发现最大合法矿区不过150公顷,而垦殖区的矿地更犹如碎块,2、3公顷便是一个非法矿场,离250公顷相去甚远,这也是为何关丹铝土矿开采不受环境法律管制。

走法律漏洞划分为小范围

工艺大学化学与能源工程学院教授马克达博士指出,1987年环境质量指令中,明确指明250公顷才需呈交环评,让业者乘机钻法律漏洞,他们只需将大于250公顷的矿区,划分为小范围(例如240公顷)就可免掉呈交环评报告。

“但若天然资源及环境部认真要求采矿业者呈交环评报告,环境局总监可特别规定,不计矿地大小,进行环评研究。”

“针对关丹铝土矿课题,我曾建议进行大型详细环境评估报告(Macro DEIA),以研究受影响地区。但问题是,环境部是否真有意执行环境影响评估指令?”

清洗铝矿需呈环评报告

若在本地进行矿石处理(Ore processing)亦需强制呈交环评报告。然而,清洗铝土矿算是矿石处理?

马克达对此指出,按照法律,清洗铝土矿确实需要呈交环评报告。

“据我所知,关丹目前有两处设有清洗铝土矿设备,其一(非法操作中)位于武吉沙谷(Bkt.Sagu)的路上,即武吉莪上游的集水区。

“另一个则位于离武吉沙谷不远处,正预备投入运作,这家选矿厂(属ARAS KUASA公司)也未经批准或环评,我已通知环境部(所掌握的资讯)。”

马克达指出,选矿厂的废水将流进双溪绒(Sg.Rong),再流到双溪峇都(Sg.Batu),最后在双溪雷曼(Sg.Reman)汇集后流入关丹河,恐怕会造成环境污染。

政府那一套不管用?

各造各有SOP建议

开采铝土矿所引发的环境污染问题该怎么解决?这不仅是环保分子所关注的课题,矿场附近的垦殖民、矿商、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等,都纷纷各自提出了开采铝土矿SOP建议,希望将环境破坏减至最低。

将垦殖地租借给承包商开采铝土矿的垦殖民,成立了“武吉莪土展区铝土矿协调委员会”并书面建议了SOP(内容见表)计划上呈给彭亨州务大臣,以进一步具体化开采铝土矿的SOP。

除了垦殖民,铝土矿业者亦成立了“彭亨州矿商公会”(仍在注册阶段)以自身经验为基础,提出一套SOP(内容见表)希望会员能自我规范。

记者询及,这之前难道没SOP吗?该会一名不愿具名的代表语气为难地说:“有……但你要我怎么讲呢?我们都不能批评政府。所以业者一定要自我规范。”

“彭亨州矿商公会”认为不能因部份不负责任的采矿业者,而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另一方面采矿业者也该负起责任,挽救彭亨矿业的形象。

傅芝雅在向记者讲解所建议的SOP(内容见表)时说:我们为铝土矿的持续开采设定作业框架,在挖矿、交通、清洗、库存和出口上推行最佳操作方式,这个作业框架也是我们监督政府的指南。”

方天兴:解决红尘

“清洗铝土矿最有效”

针对关丹遭染红的课题,自身经营矿场的丹斯里方天兴也按自身经验提出看法。

他指出,清洗铝土矿是其中一个有效解决尘土问题的方法。

“铝土矿经清洗将红土隔离后,载送过程中就减少空气污染。而且清洗后提高纯度的铝土矿售价也将提高许多。”然而,大马地质及矿务局的企业与矿务经济部总监卡玛则指出,该局并没有特别规定采矿业者需清洗铝土矿,这胥视业者的意愿。

“无论如何,清洗后的铝土矿因杂质少,价钱相对比没有清洗的来得高。”

也是华总会长的方天兴也说,彭亨州务大臣曾于2014年建议运送铝土矿应以“集装袋”(Jumbo Bag)装好密封才运输到码头。

“但至今这项建议都没被落实,1个集装袋可装3吨铝土矿并能重复使用,但还是会造成额外成本。”

“老鼠路”太多

难揪非法载矿

对于运输路线上的管制,沙哈伊芬迪举例,彭亨州的土地与矿务局曾尝试在武吉莪垦殖区,设立路障来管制罗里进出矿区,并检查铝土矿是否合法运出,但垦殖区有太多“老鼠路”,罗里总是绕道而行,并不按照当局规划的路线运载铝土矿,导致路障形同虚设。

他说,去年年尾,当局意识到环境问题情况失控,发现唯有通过管制出口准证(AP),才能有效杜绝非法出口矿产。

“过去,并没有管制出口准证,只要市场有需求,就能出口铝矿土。目前非但不再发出出口准证;现有的出口准证也被吊销,直到矿商解决环境污染问题。”

【相关新闻请点大事件:铝土矿疑染红关丹】

 

铝土矿(一)滚滚红尘背后的故事.铝土矿让关丹暴红
铝土矿(二)“天赐礼物”变梦魇.环保风波总在彭
铝土矿(三).法律有漏洞.不止非法开采.“红尘失控”
铝土矿(完结篇).关丹环境生态“重创”.红变绿要等多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